活是不想活了,死又不敢死。

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狂王咕噠♂】今夜無人入睡

*黑手黨設定

現在是倪克斯的時間。
藤丸立香側身埋在被窩裡,滿心煩亂。
才剛成為首領的倉促、不甚熟悉的人事以及對自身的茫然,讓這個可憐的少年在自己新擁有的大床上輾轉反側,無法成眠。
儘管身邊的人們都為他所熟識,然而身份上的改變使他仍舊無法安下心來。
說到底……我為什麼會……
在一通糾結的自我懷疑中,幾聲輕微的叩窗聲顯得如此突兀。
「……?!」少年身形不動,卻倏地緊繃起來。
什麼人?怎麼會?
叩窗人見房內沒有動靜,便似乎毫不擔心的去撬他的窗。
藤丸立香已經陷入了混亂又恐懼的狀態。
這人是怎麼回事?對自己如此有自信?不,寢室的佈置應該很好辨認,不至於認錯------所以,是認為自己就算醒著也不會對對方造成阻礙?--...

【閃恩迦】

*閃迦+恩迦,OOC到天邊
*應該是坑了
*幼迦年齡操作,背景成謎

「哦?要獻給本王的貢品?」
「是。說是由外地的旅行商人在途中蒐羅到的奇珍——」
「無聊。本王所有奇珍不知凡幾,居然還有雜種感大言不慚的說自己身懷可讓本王動容的珍異?」
「王,那名異邦人似乎相當堅持……」
「哼。以為自己來自異邦就不怕死嗎?——也罷。」王座上的男人像是突然改變了心意。「本王許可了。讓他上來。——要是本王不滿意,就殺了他。」

身著長袍的褐膚商人被帶上殿。或許是對自己適才的大膽趕到後怕,商人看起來很是和善的圓臉冒著汗珠。他拜伏在地。
「免了。」王感到興致缺缺。「將你的東西取上來。」
「是,是……」商人連汗水都不敢...

做夢也沒想到可以到300粉,我試著開個點文吧……剛好期中考完(
到這個禮拜六,從評論裡抽一個咕噠受或是史爸受,歡迎帶梗,我會努力……然後,開車可以,但我不保證好吃。
如果沒人理這條就當作沒這回事,我就不去丟這個人了……

半夜發癲,突然想看琉璃樹師徒x史豔文怎麼辦。
……總覺得兩個徒弟都玩不過教授。
啊,不過俏哥可以靠著身份多得到一些福利?
突然覺得大雁有點可憐是怎麼回事……(想被斷雲石嗎

我想寫任史,A破天際的任和A破天際的史,可是,啊,我不會(在這裡廢話什麼

【溫史】五月雪(上)

給自己打個廣告…(?

君子白衣:

*本來下半部會發展一小段肉的,但兩個第一次見面的人要怎麼發展成這樣……我的邏輯卡殼了(
*我終於寫了溫史啊,我好tm感動啊

五月的神蠱峰向來是陰雨伴著風和雷。
空氣裡的濕意沉甸甸的,非在人的皮膚上留下黏膩的感覺不可,只有在大雨傾盆之時才能讓人感覺從燠悶中解脫。
今日依舊是午後開始暴雨的一天。
用罷午飯,神蠱溫皇照例踏著悠哉的步伐上了樓。這種天色雖不適合看書,倒是令人在閒坐靜思時感到愜意。
甫一打開房門,溫皇便頓住了腳步。他勾起嘴角。
……今天似乎要比往常來得有趣些。
一個人影正坐在窗邊,身上潔白的服飾在昏暗的視野中隱隱發著瑩白的光。
能無聲無息地摸進環珠樓樓主的...

【雁史】一個段子

*大概是黑道paro

史豔文在門口舖的木板地上敲了敲雨傘尖。飛濺的水珠灑落、在木板上造成深色的痕跡。將整把傘投進雨傘架內,他打開了家門。
門內的空氣不冷也不熱,讓身上輕微被打濕的他感覺好了些。史豔文沒有按開電燈,在一片昏暗中順利的穿過客廳走到樓梯口。
邊扯開領口,他慢慢的登上階梯。

甫一打開房門,史豔文就眨了眨眼。
「……」
有個模糊的人影站在窗前。
「鴻離?……不開燈嗎?」
「……史豔文。」對方的聲音又低又啞。史豔文已經很習慣這種嗓音……雖說音調不同,但質感和青年的師父真是如出一轍。
「啪」的一聲,房間大亮。
高鴻離——上官鴻信全身上下乾乾爽爽的,沒看出什麼被雨淋的地方。
史豔文稍稍放心了些。不過保險起見...

孤獨是主動式;寂寞是被動式。

8102年了,word什麼時候才能發展出腦波自動打字的功能。

話說舊金光的獨眼龍和後來的杏花君,觀點是相反的呢……
獨眼龍認為史豔文是白色魔頭,只要他還出現在江湖武林之中,動亂就不會平息。
而杏花君則是說史豔文是公共財產,史豔文若是活著不知道可以救多少人。
是個很有趣的轉變了……

© 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