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伞修】To be continued

*伞修
*一发完结
*伞哥还活着
*说好HE一辈子

「喂阿修,」苏沐秋单手撑过电脑桌,拉开了叶修一边的耳机,「吃红烧牛肉还是老坛酸菜啊?」
「红烧牛肉。」叶修漫不经心的一脚蹬在苏沐秋的腿上。手上操作不停。
苏沐秋拍拍他的脚背,看着窗外暗下来的天光混着游戏的技能效果从叶修的脸上滑过。
想了想,他先去把灯给开了,才去柜子里翻出泡面,又从冰箱拿了蛋、菜和肉片。
虽然今天不开伙只能吃泡面,该有的营养还是不能少。

端着两个装满料的小锅,苏沐秋走过去踢了踢叶修的椅子。「吃面啦。」
「哎。」叶修应了一声,一推键盘站起来伸了伸懒腰。
苏沐秋抽出筷子递到对面,接过叶修倒来的冰麦茶。杯壁的水珠在小桌桌面上留下了一圈渍。
两个人唏...

跟個風

Can I feel? Can you feel?
Life is a moment.
未來充滿不確定性,知曉過去是無法再改變的。

節錄自kings的歌詞,順序打亂了。
我覺得整首歌都好聽,很適合相愛相殺屬性。

为什么战队之间不能友好的做朋友?

衾衾仔:

战队拟人

填坑无力,还债漫漫,让我趴一会儿………

1,
蓝雨:我叠字小名。蓝蓝,好听。
雷霆:我叠字小名。雷雷,也好听。
烟雨:我叠字小名。烟烟,真好听。
虚空:你们聊,我先走了。
霸图:我和虚空有事,也先走了。

2,
兴欣:粉丝称我为 我兴。
呼啸:粉丝称我为 我啸。
百花:粉丝称我为 我花。
微草:你们聊,我先走了。

3,
轮回:粉丝叫我大轮回,霸气。
虚空:粉丝叫我大虚空,霸气!
微草:粉丝叫我大微草,霸气!
皇风:你们聊,我去上个厕所。

4,
皇风:回来了,其实如果是小皇,还不错。
微草:小微,还行吧。
呼啸:小呼,也不错。
3 01:你们聊,我先走了。

5,
霸图:...

【叫你们好汉不提当年勇啊!】

衾衾仔:

这几天当地都是风城烟雨,出门必须沐雨橙风,昨天还有冷暗雷。比赛主队被打的落花狼藉,我整天都君莫笑,脆弱到逢山鬼泣,心情一寸灰,午夜醒来小手冰凉,因为我痛到需要王不留行,夜雨声烦到进入了战斗格式。写一篇逗比脑洞,为给板鸭攒人品,特地用了托妞体。

没有cp(也许吧?),但是有孩子(文体必须要……)

1,很多年以后,楚云秀对自己的孩子说:“有一个人,账号是神级队长级号,远程职业,攻击力强大。是荣耀职业选手的最帅男号,宝贝你说是谁?”

孩子笑起来:“是周泽楷蜀黍的一枪穿云!”

楚云秀翻了个白眼:“是妈妈的风城烟雨。”

2,喻文州微笑得对卢瀚文说:“以前有个人是蓝雨的,后来他离开了,但是真么多年...

如何错误的打开全职的方式

衾衾仔:

不是之前微博在玩么?“一句话证明你没看过全职”觉得挺好玩的。


然后就,大概写成了这样?


主观意识,但没有任何恶意和反讽。
(我是因为顺口才这么排的,不是拉郎!不是!可不准多想!)



养生有道冯宪君,穷困潦倒楼冠宁。


淳朴憨厚数魏琛,望女成凤唐书森。


热情好客吴羽策,冠军无数张佳乐。


温软可人韩文清,文雅谦虚孙哲平。


处变不惊小唐昊,垃圾分类爱环保。


守护森林是黄少,不屑材料君莫笑。


大杀四方生灵灭,不听音乐刘小别。


甜萌萝莉楚云秀,一肚坏水林敬言。...


来,朋友,领略一下联盟各队特色咯?

衾衾仔:

逗比脑洞,把以前写的乱七八糟的整理发上来。


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就是傻乐一下。


因为是以前写的所以按十赛季来。


lo主竞技粉所以会有黑,无恶意。



霸图有三宝:钱包,拆迁,不服老。


轮回有三宝:盟草,神号,比赛吵。


蓝雨有三宝:手残,话唠,基因好。


微草有三宝:查房,未来,中草药。


百花有三宝:历史,现在。凑合搞。


虚空有三宝:双鬼,八卦,戏份少。


301有三宝(上次是谁说让带它玩):洋葱,白薯,跑龙套。


烟雨有三宝:女王,改革,赢不了。


呼啸有...

就应该用全职来拯救学渣嘛

(捶桌笑

衾衾仔:

1,逗比脑洞。(科普三没产出暂时刷个没死)



2,寓···教···于···乐(全部是编的,不要当正确的题嗷)



3,加粗为原文。



 
1.  如果我的物理题是这样的 :



无敌最俊朗一个英勇跳跃劈中半空的浅花迷人后,使其具有V0=2m/s的初速度,两个角色一起笔直地疾速下坠,亮白的光芒从空中划过,作自由落体运动。浅花迷人坠...

#上课时思考的人生#

*叶修中心
* 好孩子别学
*一如既往的oo且c
* 叫我屋顶上的段子手
* 伞哥各种低调出镜

#血猎paro

他们是夜的儿女。

雕刻精美的银制长烟管正静静的散着白雾。
叶修呼出一口烟。
「呜……咕…啊啊……」高大的金髮男人发出了微弱的挣扎声。------毕竟叶修正提着他的脖子。

「------叶修!」远处传来苏沐橙的喊声,「我们要走了喔---?」
「这就来。」叶修回喊,手越收越紧。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叶修单手拧下了对方的脑袋。滑腻的血液一下子溅满了手心。吸食人血的妖物所流动的体液理所当然却又讽刺无比的是暖的。

他捻了捻手指,还来不及冷却的鲜红像是沙子般飞散。
将烟管挂回腰际并转过身,他朝小巷的...

我就是这样给人科普全职的(战队篇)

嗯……還需要說什麼呢?

路鸟九燈:

衾哥的CP冷如铁未断绝:



对不起,我的韩楚还在摸之中,我就玩逗比脑洞了····



纯娱乐。(我不知道怎么写烟雨了···我漏人了)



只有黑一黑全员,才让我有一种次元墙打破的竞技粉丝爽感!






同桌妹子A问我,经常看你微博刷全职高手,你可以给我讲讲么?



我说可以啊,你问吧。...


#在洗澡时思考的人生3#

*天下五剑
*学paro
*短小精悍、不知所云
*我为我总是在洗澡时的文思泉涌感到哀伤(x

「------让我们欢迎、即将毕业的学生会长、三日月宗近君!!」

灯光暗下,又骤然亮起。
三日月优雅的走上台,在台上做足门面一躬身。
场下传来热烈的掌声。

他坐上钢琴椅,双手轻轻提起。指尖温润如玉。

然后就开砸了。

台下的学生们一瞬间就被打懵了。

〈命运〉轰然迴盪在偌大的礼堂内。

后臺边把自家会长拱上臺的学生会其余成员们也懵了。
「------等等等等,」第一个回神的是童子切,「说好的轻松励志向呢?」他抗议道。
「是轻松向没错啊,」鬼丸也从布帘后探头往台前偷看,「……你瞧他不是挺轻松的嘛。...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