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就应该用全职来拯救学渣嘛

(捶桌笑

衾衾仔:

1,逗比脑洞。(科普三没产出暂时刷个没死)



2,寓···教···于···乐(全部是编的,不要当正确的题嗷)



3,加粗为原文。



 
1.  如果我的物理题是这样的 :



无敌最俊朗一个英勇跳跃劈中半空的浅花迷人后,使其具有V0=2m/s的初速度,两个角色一起笔直地疾速下坠,亮白的光芒从空中划过,作自由落体运动。浅花迷人坠...

#上课时思考的人生#

*叶修中心
* 好孩子别学
*一如既往的oo且c
* 叫我屋顶上的段子手
* 伞哥各种低调出镜

#血猎paro

他们是夜的儿女。

雕刻精美的银制长烟管正静静的散着白雾。
叶修呼出一口烟。
「呜……咕…啊啊……」高大的金髮男人发出了微弱的挣扎声。------毕竟叶修正提着他的脖子。

「------叶修!」远处传来苏沐橙的喊声,「我们要走了喔---?」
「这就来。」叶修回喊,手越收越紧。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叶修单手拧下了对方的脑袋。滑腻的血液一下子溅满了手心。吸食人血的妖物所流动的体液理所当然却又讽刺无比的是暖的。

他捻了捻手指,还来不及冷却的鲜红像是沙子般飞散。
将烟管挂回腰际并转过身,他朝小巷的...

我就是这样给人科普全职的(战队篇)

嗯……還需要說什麼呢?

路鸟九燈:

衾哥的CP冷如铁未断绝:



对不起,我的韩楚还在摸之中,我就玩逗比脑洞了····



纯娱乐。(我不知道怎么写烟雨了···我漏人了)



只有黑一黑全员,才让我有一种次元墙打破的竞技粉丝爽感!






同桌妹子A问我,经常看你微博刷全职高手,你可以给我讲讲么?



我说可以啊,你问吧。...


#在洗澡时思考的人生3#

*天下五剑
*学paro
*短小精悍、不知所云
*我为我总是在洗澡时的文思泉涌感到哀伤(x

「------让我们欢迎、即将毕业的学生会长、三日月宗近君!!」

灯光暗下,又骤然亮起。
三日月优雅的走上台,在台上做足门面一躬身。
场下传来热烈的掌声。

他坐上钢琴椅,双手轻轻提起。指尖温润如玉。

然后就开砸了。

台下的学生们一瞬间就被打懵了。

〈命运〉轰然迴盪在偌大的礼堂内。

后臺边把自家会长拱上臺的学生会其余成员们也懵了。
「------等等等等,」第一个回神的是童子切,「说好的轻松励志向呢?」他抗议道。
「是轻松向没错啊,」鬼丸也从布帘后探头往台前偷看,「……你瞧他不是挺轻松的嘛。...

【全职高手】世界杯梗整理(随时更新注意)

別說話,用心去體會。(深沉點煙

清泽:

蠢萌梨d(ŐдŐ๑):



半凉茶:



留着。。或许有用



叶朗州:





哈哈哈哈救命...



#在洗澡时思考的人生2#

*我有预感这会变成一个系列……
*小狐+三日
*只是个脑洞
*向超危险特工2:狠战(RED 2)的维多莉亚致敬
*语死早没法救

三日月带着额角的一丝血痕拎着冲锋枪从门口冲出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引擎的低沉咆哮出现在他身后。小狐丸从跑车驾驶座看了他一眼。

「你非得开这荒谬的玩意儿?」三日月坐上副驾驶座时忍不住评论道。
「乖乖开枪就行。」小狐丸的脸色阴沉。

一踩油门,车体宛如弓矢般飞驰而出。
后头黑色的箱形车正锲而不捨的追上来。

而总是后知后觉的警力向来只能当砲灰或毫无出场机会。三日月抚平了根本没怎么乱的衣领。

小狐丸开车的手很稳。

三日月拔出双枪,一左一右,稳稳的朝车窗伸去。

「Show...

#在洗澡时思考的人生#

*一期三日
*只是个在洗澡洗到一半时的脑洞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没人在意你的死活
*拜託,给我感想……

已经9:30分了。他已经在这里呆站了30分钟,把手机中的各种游戏和社群软体翻过一遍,一期一振仍旧没有来。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他自嘲的笑笑。
最后的10分钟,三日月无声的对自己说。盯着手机的时间,他决定再等10分钟。

「------三日月!!」一期一振在剩最后2分的时候找到他。9点38分。
「一期。」三日月仍旧像平日一般喊他。他注意到一期一振的髮尾似乎是湿的。「你有好好的把你的女友送回去吧?」
「有的。」一期一振还在微喘着气,但很快的就直起身子。
「所以,」三日月露出了与平常无异的温和笑...

#30日OTP Challenge 19.正装/22.并肩战斗

*里纲/R27
*一发完结
*这里的里纲身份互换(里包恩→彭格列首领,纲吉→彩虹之子+门外顾问)
*大概算是黑歷史……?其实我莫名的满喜欢这一篇的……如果有bug可以的话就无视掉……
*尽量把评论砸过来吧

「告诉我------」腰上的细鍊发出细琐的响声,「你是怎么跟可怜的海伦说的?」「……『请恕我无法答应,亲爱的。高贵如妳不必与我这个随时会没命的傢伙过着心惊胆跳的日子。』」男人压着帽檐,背书似的唸着,连续扣动三次手指。一片混乱的背景音中,应景的出现了三声惨叫。
「完全不及格呢,里包恩。」青年从栏杆上翻下身,戏嚯的微笑,「怪不得她想挽留你。」
「留在这里还不如回去应付那群老贼。」不悦的回答,男...

【小狐三日】恋草子

IV.

狐神姿态随意地坐在面阳的树枝上,因晨光而半瞇起的眼眸里是谁也瞧不见的、复杂情绪。

祂逃跑了。
像个懦夫。

看着即使自己失控也依旧笑的温和的青年,祂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张令自己感到莫名心乱的脸庞。

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狐神闭上了眼。

祂需要好好想想。

只是,狐神不知道的是,因为祂的逃跑,祂错过了青年眼眸中流露出的、悲伤。

「唉……」青年发出一声轻嘆,「我没变,而你也没变,只是忘记了而已。这就是,唯一的改变。不变,即为改变。」

「……不过,还真够呛呢。」他低声,睨着自己渗出血的肩胛。他被咬的那一下可是又急又狠,当真不留情。
他仅仅泛起了一个没什么感情的笑容,简单的在左...

【一期三日】Shall we dance?

*一期三日
*一发完结
*黑手党paro
*一直很想写写看的标题
*没头没尾,可能有些不太合理的地方
*各种发病

一期一振从侍者的托盘上取下一杯香槟时,三日月宗近正拾阶缓行而下。他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意,不过分亲近也不过度疏远。
然后,不约而同的,大厅里的人们一瞬间屏息下来。话音微微一窒。
再然后现场马上恢復正常,谈话声依旧。
三日月的兄弟们簇拥着他,低声谈笑着。
一期一振不动声色的用双眼追逐着三日月,看他沿着西装剪裁逐渐收紧的腰身、服贴在喉头上的饰品、以及髮间微然晃荡的房钮------一切都是如此美好的令人嘆息。

他是如此的风华绝代。

一期一振有些食不知味的将香槟一饮而尽,让侍者收走...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