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小狐三日】恋草子

*仍旧是短小精悍的一章
*接文停滞中……不要逼迫正处于期末修罗场的苦逼高中狗(。

III.

红色和黑色混杂充斥了整片天地,剑刃互击的声音四处环绕……
「大人……狐神大人……小狐丸!!」青年焦急地看了看身边冒着冷汗的狐神,脱口而出的是……
「唔,我怎么了?我是不是……你……?」从恶梦中脱离的狐神,似乎还未搞懂状况,口齿不清地说着。
……刚刚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可是,为什么?

原先的柔软雨丝不知何时增加了重量,掩盖声响的暴雨狠狠的砸在院子里。
看着那双隐藏灿金新月的眸子,稻荷神被预料之外的影像袭击了。

封闭的山村,淳朴无知的村民。
『■■■,在哪里干什么?快过来,回家了!』
『……我还有...

【东喰】随打·华丽的棺木

*胡言乱语的超·短篇
*被心之友说很中二
*都跟我认识一段时间了怎么还不了解?
*我就是个妥妥的二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那就↓

那里就是他的全部。

(「去吧。」)

他的身上、刻着死。
死神只是恬静的看着。
(蜈蚣流着不存在的血泪。)
对方露出了美丽的笑容。
(------绮丽……)

他们轻轻的笑了。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谁来------」他张大嘴,「填饱我?」
太阳滴下它的碎片,灼烫。
他尖叫起来。
过热而裂开的地砖散发着石楠蜂蜜的气味。
他哀嚎起来。
死神割开他的喉咙。他终于安静下来。

(这里是、V14…沙…你不会有机会...

世界上還有什麼我(。

【小狐三日】恋草子

II.

狐神毫不掩饰的打了个呵欠,他将双手枕在脑后,随意的往后一倒,半瞇的眸子瞥向一旁始终保持微笑的那人。
「吶,都过了好几天了,你怎么都还没动静啊?」
「狐神大人啊,您说在无限的生命中,一天和一年有什么差别吗?」青年答非所问,虽然在笑着,但那笑意似乎始终未达眼底。
「那么,昨天这个时候的太阳和今天这个时候的太阳,又有什么分别呢?你看得出来吗?」稻荷神支起脸,粉白的髮丝散在窄廊上。「乍看之下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日轮的确比昨天要前进了那么一点。」

「三日月之鬼啊。」祂如同初夜时那般唤他。
「新月向来存在不久,当心满月将你取而代之啊。」

「呵呵,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以袖掩唇,那人细长的眼眸多了...

【小狐三日】恋草子

值得庆贺的第一篇(各种意义上)。
和心之友(x2)一起接力的奇迹般的文章。
标题借用了6/14在日本举办的百刀缭乱小狐三日only场标---为毛我不是霓虹人啊混蛋?!!

这篇将会不定期更新……端看我们三个人接文的速度。
充满了各种胡言乱语(我写的部份)和让人心脏痛的言情成分……至少我觉得很言情啦(。

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I.
青髮的新娘伏下身,恭敬的行了一礼。
「……还请您多多指教,狐狸的神明哟。」
赤红色的双瞳带着些许的好奇打量着眼前笑的温和的新娘。
「你就是……我的新娘吗?」
新娘只是笑。
真的,就只是笑。
一语不发的笑着。
……可以别再笑了吗?
这是第一次,那个被尊为狐神的男...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