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lon1001

#在洗澡时思考的人生2#

*我有预感这会变成一个系列……
*小狐+三日
*只是个脑洞
*向超危险特工2:狠战(RED 2)的维多莉亚致敬
*语死早没法救

三日月带着额角的一丝血痕拎着冲锋枪从门口冲出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引擎的低沉咆哮出现在他身后。小狐丸从跑车驾驶座看了他一眼。

「你非得开这荒谬的玩意儿?」三日月坐上副驾驶座时忍不住评论道。
「乖乖开枪就行。」小狐丸的脸色阴沉。

一踩油门,车体宛如弓矢般飞驰而出。
后头黑色的箱形车正锲而不捨的追上来。

而总是后知后觉的警力向来只能当砲灰或毫无出场机会。三日月抚平了根本没怎么乱的衣领。

小狐丸开车的手很稳。

三日月拔出双枪,一左一右,稳稳的朝车窗伸去。

「Show...

#在洗澡时思考的人生#

*一期三日
*只是个在洗澡洗到一半时的脑洞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没人在意你的死活
*拜託,给我感想……

已经9:30分了。他已经在这里呆站了30分钟,把手机中的各种游戏和社群软体翻过一遍,一期一振仍旧没有来。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他自嘲的笑笑。
最后的10分钟,三日月无声的对自己说。盯着手机的时间,他决定再等10分钟。

「------三日月!!」一期一振在剩最后2分的时候找到他。9点38分。
「一期。」三日月仍旧像平日一般喊他。他注意到一期一振的髮尾似乎是湿的。「你有好好的把你的女友送回去吧?」
「有的。」一期一振还在微喘着气,但很快的就直起身子。
「所以,」三日月露出了与平常无异的温和笑...

#30日OTP Challenge 19.正装/22.并肩战斗

*里纲/R27
*一发完结
*这里的里纲身份互换(里包恩→彭格列首领,纲吉→彩虹之子+门外顾问)
*大概算是黑歷史……?其实我莫名的满喜欢这一篇的……如果有bug可以的话就无视掉……
*尽量把评论砸过来吧

「告诉我------」腰上的细鍊发出细琐的响声,「你是怎么跟可怜的海伦说的?」「……『请恕我无法答应,亲爱的。高贵如妳不必与我这个随时会没命的傢伙过着心惊胆跳的日子。』」男人压着帽檐,背书似的唸着,连续扣动三次手指。一片混乱的背景音中,应景的出现了三声惨叫。
「完全不及格呢,里包恩。」青年从栏杆上翻下身,戏嚯的微笑,「怪不得她想挽留你。」
「留在这里还不如回去应付那群老贼。」不悦的回答,男...

【小狐三日】恋草子

IV.

狐神姿态随意地坐在面阳的树枝上,因晨光而半瞇起的眼眸里是谁也瞧不见的、复杂情绪。

祂逃跑了。
像个懦夫。

看着即使自己失控也依旧笑的温和的青年,祂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张令自己感到莫名心乱的脸庞。

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狐神闭上了眼。

祂需要好好想想。

只是,狐神不知道的是,因为祂的逃跑,祂错过了青年眼眸中流露出的、悲伤。

「唉……」青年发出一声轻嘆,「我没变,而你也没变,只是忘记了而已。这就是,唯一的改变。不变,即为改变。」

「……不过,还真够呛呢。」他低声,睨着自己渗出血的肩胛。他被咬的那一下可是又急又狠,当真不留情。
他仅仅泛起了一个没什么感情的笑容,简单的在左...

【一期三日】Shall we dance?

*一期三日
*一发完结
*黑手党paro
*一直很想写写看的标题
*没头没尾,可能有些不太合理的地方
*各种发病

一期一振从侍者的托盘上取下一杯香槟时,三日月宗近正拾阶缓行而下。他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意,不过分亲近也不过度疏远。
然后,不约而同的,大厅里的人们一瞬间屏息下来。话音微微一窒。
再然后现场马上恢復正常,谈话声依旧。
三日月的兄弟们簇拥着他,低声谈笑着。
一期一振不动声色的用双眼追逐着三日月,看他沿着西装剪裁逐渐收紧的腰身、服贴在喉头上的饰品、以及髮间微然晃荡的房钮------一切都是如此美好的令人嘆息。

他是如此的风华绝代。

一期一振有些食不知味的将香槟一饮而尽,让侍者收走...

【小狐三日】恋草子

*仍旧是短小精悍的一章
*接文停滞中……不要逼迫正处于期末修罗场的苦逼高中狗(。

III.

红色和黑色混杂充斥了整片天地,剑刃互击的声音四处环绕……
「大人……狐神大人……小狐丸!!」青年焦急地看了看身边冒着冷汗的狐神,脱口而出的是……
「唔,我怎么了?我是不是……你……?」从恶梦中脱离的狐神,似乎还未搞懂状况,口齿不清地说着。
……刚刚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可是,为什么?

原先的柔软雨丝不知何时增加了重量,掩盖声响的暴雨狠狠的砸在院子里。
看着那双隐藏灿金新月的眸子,稻荷神被预料之外的影像袭击了。

封闭的山村,淳朴无知的村民。
『■■■,在哪里干什么?快过来,回家了!』
『……我还有...

【东喰】随打·华丽的棺木

*胡言乱语的超·短篇
*被心之友说很中二
*都跟我认识一段时间了怎么还不了解?
*我就是个妥妥的二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那就↓

那里就是他的全部。

(「去吧。」)

他的身上、刻着死。
死神只是恬静的看着。
(蜈蚣流着不存在的血泪。)
对方露出了美丽的笑容。
(------绮丽……)

他们轻轻的笑了。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谁来------」他张大嘴,「填饱我?」
太阳滴下它的碎片,灼烫。
他尖叫起来。
过热而裂开的地砖散发着石楠蜂蜜的气味。
他哀嚎起来。
死神割开他的喉咙。他终于安静下来。

(这里是、V14…沙…你不会有机会...

世界上還有什麼我(。

【小狐三日】恋草子

II.

狐神毫不掩饰的打了个呵欠,他将双手枕在脑后,随意的往后一倒,半瞇的眸子瞥向一旁始终保持微笑的那人。
「吶,都过了好几天了,你怎么都还没动静啊?」
「狐神大人啊,您说在无限的生命中,一天和一年有什么差别吗?」青年答非所问,虽然在笑着,但那笑意似乎始终未达眼底。
「那么,昨天这个时候的太阳和今天这个时候的太阳,又有什么分别呢?你看得出来吗?」稻荷神支起脸,粉白的髮丝散在窄廊上。「乍看之下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日轮的确比昨天要前进了那么一点。」

「三日月之鬼啊。」祂如同初夜时那般唤他。
「新月向来存在不久,当心满月将你取而代之啊。」

「呵呵,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以袖掩唇,那人细长的眼眸多了...

【小狐三日】恋草子

值得庆贺的第一篇(各种意义上)。
和心之友(x2)一起接力的奇迹般的文章。
标题借用了6/14在日本举办的百刀缭乱小狐三日only场标---为毛我不是霓虹人啊混蛋?!!

这篇将会不定期更新……端看我们三个人接文的速度。
充满了各种胡言乱语(我写的部份)和让人心脏痛的言情成分……至少我觉得很言情啦(。

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I.
青髮的新娘伏下身,恭敬的行了一礼。
「……还请您多多指教,狐狸的神明哟。」
赤红色的双瞳带着些许的好奇打量着眼前笑的温和的新娘。
「你就是……我的新娘吗?」
新娘只是笑。
真的,就只是笑。
一语不发的笑着。
……可以别再笑了吗?
这是第一次,那个被尊为狐神的男...

© avalon100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