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賢王/神王咕噠♂】Back to the future

*感謝群裡躺糧(…)的各位,你們是我碼段子的動力來源(官腔
*這是幼咕噠,幼咕噠,幼咕噠
*簡單來說,這是幼咕噠怎麼可愛怎麼來,賢王和神王怎麼實力蘇實力甜寵怎麼來的產物
*我自己都被這兩個互相用力嫌棄的男人帥到了((
*有王們爭取幼咕噠歡心的情節注意!!

※在一次從特異點回返的靈子傳送中,出了點小狀況------迦勒底唯一的御主·藤丸立香,年齡居然縮小了!
「所以,前輩現在就是小孩的樣子……」
「這不是挺可愛的嗎?」
「醫生!現在可不是感嘆這種顯而易見事實的時候!如果要是一直變不回來要怎麼辦啊?!」
「欸,這……應該不會吧……畢竟是和靈子有關……」
「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找出解決的方法!達文西親也來幫忙!」
「當然啦……不過瑪修,這麼慌張真不像妳耶?」
「雖、雖然現在前輩非常可愛-----倒不如說是可愛過頭了------但是現在這個樣子他根本不認得我們啊!」
「也是喔……而且工作也要停擺了。---話說,我們可愛的御主現在在哪兒?」
「啊…我剛才看到吉爾伽美什先生和奧茲曼迪亞斯先生在外面,就把前輩暫時託付給了他們……怎麼了嗎?」
「什---麼?!妳把立香交給了那兩個人?!那兩個感覺完全對小孩子沒耐心又自大傲慢的王?!」
「醫生……你把心聲說出來了喔……。」
「咳!反正、就是這樣,不會有問題嗎?」
「我想應該不要緊的------那兩位看起來對前輩完全不排斥呢!」
「別瞎操心啦,羅馬尼,反正他們也不可能對御主做什麼的吧?」
「說、說的也是。好吧,那立香先暫時交給他們好了,我們要開始工作了!」
「喔!」
「總覺得有點捨不得那~麼可愛的御主啊~」
……
「喂,黃金的。」
「幹嘛?太陽的。」
「為什麼要答應那個小姑娘?小孩子什麼的簡直是個燙手山芋------就算是御主也一樣。」
「你這個不懂小孩子可愛之處的傢伙不要講話。---立香,你叫立香對不對?」
「嗯!立香今年、五歲了喔!」
「嗚!這、這樣啊,立香知道自己幾歲了啊,真棒。」
「…………看不出來啊,黃金的,你居然對小孩子這麼有耐心。」
「……太陽的。」
「幹、幹嘛?你要是敢嫌余吵的話------」
「你的寵物呢?」
「…哈?」
「你不是有嗎?像貓的那個。」
「啊……是王種無貌獅身啊。怎樣?等等,你該不會要------」
「立香,你喜歡貓咪嗎?」
「貓咪?」
「對,會喵喵叫的貓咪哦?」
「喜歡、立香喜歡!」
「聽到了吧?太陽的。召出來吧。」
「你是哪來的溺愛孩子的老爸嗎…?…余知道了啦。」
「---哇!是藍色的貓咪!」
「去和牠們玩吧。」
「好!……啊……」
「怎麼啦?」
「如果立香去和貓咪玩的話,吉爾和奧茲兩個人待著會覺得寂寞嗎?會的話我就不要去了!」
「………………」
「喂,黃金的!你冷靜點!你在發抖啊!」
「……沒,沒有的事。本王是不會那麼容易感到寂寞的。------不過你要是覺得和貓咪玩很無聊了,你就回來吧。」
「嗯!」
……
「我看看……」
「黃金的,你在找什麼?」
「給立香的見面禮。」
「什……你還要給他見面禮啊?」
「這可是基本的禮貌!」
「這麼較真啊……」
「有了,這個。」
……
「吉爾!」
「不玩了嗎?」
「不玩了。不過那些貓咪真的好可愛喔!」
「是嗎?看,這是什麼?漂亮嗎?」
「嗯,這個好漂亮。是吉爾的東西?」
「是青金石的手串。喜歡的話這就是你的了。本王給你帶上吧。」
「怎麼樣?立香看起來怎麼樣?」
「很棒,你帶著很好看。青金石很襯你的眼睛。」
「吉爾,謝謝你!我很喜歡喔!」
「是嗎?那再好不過---」
「啾。」
「------」
「喂,立香,那余呢?斯芬克斯可是余的東西啊。」
「啊……也、也謝謝你,奧茲。啾。」
「…………黃金的------」
「不用說了。本王是絕對不會把立香讓給你的!!」
「你有什麼權利決定!」
「想打架嗎!」
「來啊!」
「……嗚、嗚嗚……」
「「---立香!怎麼了?!」」
「…吉爾、吉爾和奧茲不要吵架嘛……兩個人看起來都好可怕……」
「!對不起啊,立香……我們不吵了,嗯。」
「真、真的嗎?」
「王可是不會說謊的。你是男孩子吧?打起精神來!」
「唔嗯……」
「過來,把眼淚擦掉吧。」
「嗯……」
「哼,嘴巴上說著沒興趣,不也是挺溫柔的嘛,太陽的。」
「那只不過是看不下去而已。不過身為余的御主,在如此年紀的話,這種地方可以稍微寬容一二。---立香,頭抬高一點。」
「呼啊……」
「嗯…?覺得睏了嗎,立香。」
「有、有一點點。」
「別去揉眼睛,會發紅的。小鬼頭睏了就要好好睡覺。」
「走吧,帶你去房間。」
「------吉爾加美什先生!」
「嗯?是盾兵嗎,怎麼了。」
「是的!能不能請你來幫忙!關於前輩恢復的事!」
「嘖……要我過去?」
「麻煩你了!」
「哼……好吧。太陽的,立香就交給你了,不準怠慢他。」
「不用你說余也會把他照顧的很好!趕緊滾吧,黃金的。------余說你倒是把他交給余啊!」
「嘖……」
「…吉爾?要去哪裡?」
「要去做一件會對立香好的事情。立香乖乖的去午睡,醒來的時候本王就會回去的。」
「嗯…好吧,那吉爾要快一點喔。」
「那是當然。走吧,盾兵。」
「前輩,請等我們回來!」
……
「…怎麼?突然睡不著?」
「嗯…對不起…」
「這有什麼好對不起的?不過你還是睡一下比較好。」
「唔嗯……」
「啊---真是,有抱枕會比較好睡吧?」
「…?」
「------王種!」
「---喵~」
「…!貓咪!」
「你抱著牠睡,總行了吧?」
「嗯!」
「睡吧睡吧,余會等你睡著的。」
「奧茲……不然你也上來嘛?」
「------要余跟你一起嗎!」
「對呀,上來嘛。」
「……你真的要?」
「嗯嗯!」
「真是拗不過你……------嘛,不過黃金的一定會嫉妒死我,哼哼。很好,立香,余准許你枕著余的手臂!」
「真的嗎!」
「等等……余得把余的飾品解掉……行了。」
「這裡!」
「過來吧。……王種,下去一點。」
……
「……嗯……」
「醒了?」
「…吉爾…!」
「該死的黃金的……」
「奧、奧茲!你和吉爾的臉怎麼了!」
「沒事,別在意。---本王沒把你的手砍下來就不錯了。」
「哼,哼哼---嫉妒吧,羨慕吧,黃金的?!」
「……。……立香,我們走吧?」
「去哪裡?」
「去吃點什麼吧?給你弄點點心。」
「好啊!奧茲也來吧?」
「那是當然!」
「那種宵小之輩,不必理會。」
「------不管是吉爾還是奧茲,立香都很喜歡很喜歡喔!」
「………………」
「………………」
「我真想弄死你,太陽的。」
「真巧我也這麼想,黃金的。」
……
「------如此一來,前輩就可以變回來了!」
「什麼?什麼變回來?」
「------立香,我們有事要和你說。」
「嗯,嗯……好。」
……
「……所以說,立香原本不會出現在這裡的嗎?」
「沒錯。你現在應該是要待在你的家人身邊,以什麼都還不知道的姿態成長著。」
「但是……那樣我不就沒辦法認識吉爾和奧茲了嗎……」
「『現在的你』的確不會認識我們------不過看來靈子傳送的扭曲甚至可以干涉因果律呢。」
「是、是這樣嗎……」
「立香。跟你相處的時間很開心喲。啾。」
「吉、吉爾……」
「啊---?太狡猾了啊黃金的!居然先余去親了立香的額頭嗎!立香,過來,余要親你的眼睛!」
「------真是幼稚的競爭心啊,太陽的。本王親立香是為了表達本王對他的喜愛,你呢?」
「你怎麼就知道余不是在對他表達喜愛?---啾。」
「吉爾…!奧茲…!」
「……要不是因為立香,余才不想跟你一起被抱呢。」
「……閉嘴吧,太陽的。」
「嗚……」
「立香,怎麼又哭了呢?…我實在不擅長應付你的眼淚啊。」
「嗚嗚……立香,立香不想離開你們嘛……立香想一直和吉爾跟奧茲在一起……」
「……真是個可愛的願望啊?你說是吧,黃金的。」
「是啊……」
「聽好了,立香。余只說一次。人是不可能停留在原地的------也不可能一直和誰永遠待在一起。你必須一直向前走才行。」
「為什麼呢……」
「不是所有人都會像余和那邊那個黃金的一樣等你。------要知道,你可是同時享受著兩個王的寵愛啊…!」
「……」
「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啊,立香。總有一天你會明白這個道理。------直到那一天來臨前,我們都會在這個迦勒底等著你。---不管是我,還是太陽的。」
「嗯,嗯---。」
「在這裡說再見吧。余祝福你,藤丸立香------以埃及太陽王,以及王中之王奧茲曼迪亞斯的名義------你會有著光輝的未來。」
「就此別過了,立香。我為被授予天地裁定之理者,擁有全知全能之星的王,吉爾伽美什。------願你的前行之路沒有迷惘。」
……
「前輩,請過來吧。」
「你一直在看著他們的方向呢……你很喜歡他們是嗎,立香?」
「嗯,嗯!吉爾和奧茲,立香最最最喜歡了…!」
……
「你說了那些他也不懂的吧。」
「誰知道呢。」
「…大的那個不知道回來了沒有。」
「真是不坦率的語氣,黃金的。既然這麼擔心,何不去看看?」
「…你不是也一樣?在等著我提出來吧,太陽的。……哼,走吧。」

#bonus 1
*群裡大家都想看可愛的毛毛……
今天迦勒底唯一的御主,又變成孩子了。眾人見怪不怪,放任御主在機構內隨意走動。
「♪」
嗯?那是什麼?粉紅色的…一大團,看起來軟蓬蓬的…想摸摸看……
「……嗯?」
哇!
「…御主?」
「迦、迦爾納哥哥?」
「是的,是我。您怎麼了嗎?」
「不是…那個……」
怎、怎麼辦?
「…?…原來如此。對這個有興趣嗎。」
啊,蹲、蹲下來了……
「您請隨意。」

#bonus 2
*御主回歸之後
「好的,那麼……身體有什麼感到不舒服或是異常的地方嗎?」
「沒有。……啊,這個,不知道算不算……」
「喔?」
「那個……我,似乎出現了一段原本沒有的記憶。我想大概是變小的我的記憶吧……」
「嗯,既然只是記憶,我想應該不要緊的。你還記得多少?」
「呃……很模糊……只有隱約記得有兩個英靈負責照顧我……還有感覺一直都很開心……」
「嘛,畢竟小時候人能記住的東西著實不多,你這樣已經算是很不錯了呢。」
「嗯……不過,醫生,想請問你,你知道那時候是誰照顧我的嗎?我想要去道個謝……」
「這、這個嗎……」
……
「王、王!還有法老!」
「……御主。」
「喔。」
「那、那個!我聽醫生說,是你們照顧我一整天!非常感謝!---我沒有造成什麼麻煩吧?」
「真要說起來的話,余覺得小時候的你可比現在可愛多了。」
「是、是這樣嗎……」
「喂,立香。手串還帶著嗎?」
「手串……是這個嗎?一回來就出現在手上的……」
「嗯,好好帶著吧。------那可是來自本王的賞賜!」
「是、是。」
「說什麼賞賜,明明就是見------」
「------太陽的,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
「口是心非呢黃金的……」
「立香,本王給你一個報答的機會。」
「…是?」
「本王最近午睡正好缺一個抱枕,就由你來吧!」
「欸---?我嗎?!」
「黃金的,你…!」
「本王不接受異議,過來吧。」
「哼…。下次余再來跟你要求余的報酬吧,立香。要不是余在和黃金的猜拳輸了的話……」
「太陽的,身為一個幸運A+,居然猜輸了我這個幸運A啊……」
「住、住口!肯定有哪裡不對啊可惡的黃金的…!」
「哼哼,本王就帶著我的報酬走了------你就維持著那樣的悔恨直到下一次吧,太陽的。」
「總有一天我會弄死你的,黃金的…!」
「(這、這兩個人中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居然還是靠猜拳來決定誰要先執行我的報答嗎??話說王還真是厲害啊……)」

-fin-

评论(2)
热度(249)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