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All咕噠♂】對ooc狂魔來說,段子才是真絕色(doge)#2

*從群裡累積下來的段子s,其實能看的好像也……沒有很多((
*用段子拿來混更(。
*我果然還是個段子手~

#賢王咕噠
「Master,過來。」
「王?怎麼了?」
「坐下。」
「有什麼吩咐嗎?------哇!」
「安靜master,本王睏了。」
「不是、為什麼要拿我當抱枕?!」
「能成為我的抱枕,你應該要感到榮幸啊,立香。」
「這------」
「好了,現在睡覺。不需要本王唱安眠曲給你聽吧?」

「好久沒剪頭髮了……從進來這裡之後好像就沒有吧?」藤丸立香捏起了肩上的一搓黑髮。
「是的呢,因為前輩一直很忙碌,也很勞累……沒有什麼餘裕去修剪頭髮呢。」瑪修說。
「結果不知不覺就長成這樣了啊……突然覺得有點不太方便……」
「前輩,如果有需要的話,我瑪修·基列萊特隨時供前輩驅使!為御主排除所有障礙和不便…!」
「哇啊,等等,瑪修,沒這麼嚴重啦…!」
……
一直到睡前,藤丸立香都在微微煩惱著這事。
「吉爾,能不能拜託你……」他解開綁著公主頭髮式的髮圈。
正取下頭飾的吉爾伽美什看了過來。
「嗯…?說來聽聽。」
「是這樣的……你可以幫我修剪頭髮嗎?」
「喔?覺得頭髮礙事嗎。」
「總覺得,長太長了……」藤丸隨手抓了一下腦後。
賢王偏頭看了一下,伸手撩起他的髮。
「…不覺得這樣挺好的嗎?」
「嗯?什麼?」藤丸想要轉頭,後頸卻突然一痛。
吉爾伽美什的氣息陡然令人------令藤丸立香------感到危險。
他舔了舔才剛咬出來的印子。
「本王不允許,就這樣留著吧。」
「為…為什麼啊…?」藤丸雙手向後搭在頸側,像是想要遮住後頸卻又不敢妄動。
「你這樣挺性感的,為什麼要剪?」吉爾伽美什將下巴壓在他的肩膀上,反問。
「……」
「留著,立香。」
「……隨你喜歡。」藤丸低聲道。

#伯爵咕噠
「日安,唐泰斯先生!」
「日安,我的青鳥。」
「唔!青、青鳥?為什麼是青鳥…」
「怎麼,青鳥是帶來幸福的鳥兒,而你是我的小青鳥------不對嗎?」
「唔唔……這種言語的才能太犯規了啦……」

魔王的身形意外的瘦小。
「你就是……這次的勇者嗎?」
他有著一雙好奇的藍眼睛。
「是的。我的名字……是愛德蒙·唐泰斯。」
白髮的勇者回答。
「你和我想像的不太一樣。」小少年倚靠著木質的樓梯扶手,「一般來說,勇者在經過長途跋涉之後,外表不會像你一樣……整齊。」
「在我學過的禮儀裡,儀容不整的會見他人是非常不禮貌的一件事……不管是誰。」
「是嗎?」少年魔王露出了笑容,「你有心了。」

「啊,愛德……你在畫畫嗎?」
「這很明顯吧?」
「你在畫什麼呢?」
「……」
「這看起來像是……」
「立香。」
「欸,是?」
「靠近些。」
「這樣?」
「很好---別動。」
「怎麼突然…?」
「不…。只是想好好的看一下你的臉------這樣也會畫的比較像吧?」

「……要走了,是嗎。」
「已經感到寂寞了嗎?」
「……」
「哈,你------」
「是啊。」
「------。」
「有一段時間見不到愛德……感覺會非常寂寞。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對吧。」
「……」
「什麼嘛,居然嘆氣。」
「…立香。」
「---唔……」
「這是暫別之吻。再見之時,便用另一個吻來慶祝吧。」

#神王咕噠
「…御主?」
「…法、法老……」
「怎麼?突然跑來。」
「……」
「什麼?大聲點。」
「能不能、睡在法老這裡…!啊,那個,我是說,拜託……」
「……」
「------」
「不被余看顧就無法成眠嗎,好吧,允許你進來。」
「非、非常感謝!」
「你睡那裡,別擠到余的位置。」
「是……」
「先警告你,不准隨便把余拉進你的夢裡去。」
「唔……這個,我不能保證……」
「哼。---睡吧,立香。」
「晚安……奧茲。」

「唔……這次的特異點是古埃及嗎……」藤丸立香將手掌搭在額上遠眺著。
「哦,真是懷念啊,余的埃及!」奧茲曼迪亞斯看起來比平常還要興奮不少。
「這裡真是…看著好熱啊……遠景都因為熱氣扭曲了……」
「在余的埃及還穿著那種包的緊緊的禮裝,視覺效果上可真是不明智啊御主!」
「可是…」
「那種效果的禮裝,在余這裡要多少有多少!」
「…!法老啊,能不能……」
「既然如此,你過來吧!余給你替換的禮裝。」
……
「呃,換上埃及風格的禮裝,反而讓人有點害臊呢……」藤丸扭轉著身子,想要看清楚服裝的全貌。
「喔?身材不是還行嘛,看不出來啊御主。」
奧茲曼迪亞斯居然摸了一把他的腰線。
「哇?!法老?!」少年幾乎要跳開來。
「叫什麼,摸一下也不會少塊肉,別那麼小家子氣。------不然余讓你摸回來?」
「不是…那個……」
「喔---?難不成,你怕癢?」法老王的笑容變的很不妙。
「!」
「哎呀,真是不可取的弱點啊御主……」
「……」藤丸覺得自己的冷汗都要流下來了。
「別後退呀。」
「…法老的表情太不妙了……」
「嘿。」褐膚的法老賊賊一笑。
「!唔…!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法老!」耐不住癢的御主在英靈的臂彎裡掙扎大笑。
「真是不錯的弱點呢。」奧茲曼迪亞斯好不容易才住了手。藤丸縮在他的懷裡喘息。
「…是法老…太壞心了……」
奧茲曼迪亞斯的手撫上他的背。
「說什麼呢立香。」
藤丸立香噘了噘嘴。

#賢王/神王咕噠
添加香料的葡萄酒在金杯裡散發著溫暖的香氣。
眾人酒酣耳熱,高聲歡笑。
伊莉莎白喝高了,抓著她的麥克風架一言不合就到處砸人。齊格飛和迦爾納隔著杯盤相對無言,本就不多話的兩人更加沉默了,讓人懷疑他們是否已經進化成能用腦波和眼神交流。阿周那被羅摩纏住,一邊推拒著塞過來的酒杯,一邊往迦爾納的方向看。蘭斯洛特緊張兮兮的跟在瑪修旁邊,卻被女性英靈們趕回去。不知道是誰挖苦了一句,「別像是個擔心青春期女兒學壞的、不了解女兒的可憐父親,湖之騎士!」
貝迪威爾過去默默的把他拖走了。
英雄王和神王一左一右坐在藤丸立香身邊,活像是牛郎店做陪的男公關似的。藤丸身上已經除去了上身外衣,勁瘦的身體線條服貼著布料。
「真是熱鬧的宴會呢。」
「那是你沒見過本王在烏魯克舉辦的宴會,雜種。那才叫作真正的宴會。」
「肯定是沒品味的財大氣粗吧?」奧茲曼迪亞斯轉向藤丸立香,「怎麼你這樣就滿足了嗎,master喲。余的宴會,可是會充斥著來自各方的美酒佳餚,比那個住在高原中央的黃金的所辦的還要來得豪華噢?」
「你說什麼---?你這個住在沙漠中央的太陽的有什麼資格說我!」
兩人互瞪。
「別吵架啦……」黑髮的master苦笑。

-fin-

评论(8)
热度(153)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