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靜考慮,大膽下手。
活是不想活了,死又不敢死。

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All咕噠♂】對OOC狂魔來說,段子才是真絕色(doge)#3

*稍微除除草(煙

#梅林咕噠
今天也是個疲憊的一天。
才剛結束靈子轉移的藤丸立香蹣跚的走在走廊上。此次跟隨的英靈都回到自己的房間回復去了,瑪修也受了些輕傷,正在醫療室,不在身邊。
因為從者們的保護而毫髮無傷,精神卻也非常疲憊的少年御主在美麗的絕世天才和醫生的「藤丸君也趕緊回去休息吧------」喊話聲中奮力的擠出微笑答應了。

…啊啊,有點、累到無法思考待會要做些什麼了……

「……哦呀?」一個輕巧的聲音在他的路途中響了起來。
藤丸抬頭看去,遲鈍的眨了眨眼。
「……梅林?」
「御主,看起來真狼狽啊。」花之魔術師帶著一貫的笑意走近了他。
「…有什麼事嗎……」在精神繃緊到了極點然後放鬆後,藤丸實在不想花力氣在用言語打發梅林上。
------但是,對方是那個梅林,他不得不做好心理準備、打疊起十二萬分精神來面對。
「不,老實說,沒什麼事。只不過是因為看到御主所以就叫住了呢。」梅林笑咪咪的說。
「……沒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少年只想趕緊避開青年然後回房洗個澡好好睡一覺。
「嘛------不過看到您這副樣子,真是令人同情啊。」冠位魔術師似乎是在為御主著想,但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在說著風涼話一般。
藤丸立香有點無奈的被梅林擋在路上,連最後想搭理他的力氣都失去了。
「那------麼,身為承擔重責大任的迦勒底的的caster我,就要來為御主分憂啦。」
「……?什麼意…---唔!」

藤丸立香,被梅林,結結實實的,吻住了。

「…?!、?!!」少年陷入了明顯的死機狀態。
------那個總是露著微笑的花之魔術師,正用著一種不容拒絕的氣勢吻他。
雙唇交疊、舌尖相觸。
藤丸立香只能緩緩闔上眼睛,手指抓上了青年的袍子,感覺到那不是一般caster所擁有的有力臂膀環住自己。
在這一瞬間、這就是被世界遺忘的角落。
長長的髮絲垂到了臉上。

少年被輕輕鬆開雙臂。他睜著一雙茫然的眼睛仰視。
「啊,不用擔心會被監視器拍到什麼的。------我的幻術很好用的哦?」梅林用指尖捻了捻對方的髮尾。
黑髮御主仍在失去言語的震驚中,沒有應答。
「那、我先走啦。御主好好休息哦。」
隨意的揮揮手,給人白色印象的青年哼著奇妙的小調遠去了。

藤丸立香終於回過神來。
「……!!梅林、你這個…!」

在這個漫長的一天24小時中,這只是個3分鐘的小小插曲。
但是------
少年攛緊了指間的花朵。

*關鍵字:心理準備、3分鐘、被世界遺忘的角落

#無cp
*泳裝活動
「唔啊…好難受……居然差點昏倒在這種沒有人的地方……」
「…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我在這裡啊?…」
「……咦?」
「梅傑德大人…?」
「啊……法老命令你們來找我啊…,真是太感謝了……」
「欸?!要、要抬我回去嗎?可是,要怎麼…?」
「哇---?!」
「是這樣抬的嗎…?!直接墊在下面?!太過意不去了!」
「唔、------頭好暈……。……總之真是太感謝了……」

#咕噠中心
*七宗罪

[Pride-傲慢]
少年慢慢走近。他的從者似乎對他的安全感到放心,只是在一旁緊戒著。
他托著臉頰蹲了下來。
「你已經要死了。」
「……」對方充滿憎惡的眼神死死的盯著他。
他微微一笑。
「你……為什麼會覺得自己會贏呢?我的從者們……向來是最棒的------他們是絕對不會輸,也從未輸過的。」

對方沒有回答------也來不及回答------便消散成光粉。

[Greed-貪婪]
「……以為我是無法忍受從者的死,才不讓他們在戰鬥中死亡、被再次進行召喚嗎?」
「啊啊……這個想法真是可愛啊。」
「不,不過呢……我只是覺得,他們的死亡不是由我來給予,感覺實在太討厭了……」

「他們的喜怒哀樂、死亡以及靈魂,都該要是我的東西才對。」

[Gluttony-暴食](註1)
「在這裡,只剩下我們的這裡,就已經乘載了所有的歡欣。」
「我……沒有必要去拯救這個醜陋又可怕的世界。」
「此地便是常世之國、是阿瓦隆、是雅盧(註2)、是香格里拉、是香巴拉、是永無島、是至福樂土(Elysium)……是烏托邦,是伊甸園。」

[Lust-色慾]
他將手輕輕的放在對方的胸膛上,慢慢的下滑。
對方躺在他身下,形色從容。
他俯身,貼近他的耳邊。
「那麼,說好的……------這次由我來,是吧?」

[Wrath-憤怒]
鮮紅的魔力流化為雷電纏繞在少年御主的身周。
那雙眼睛裡蘊含著強烈的意志,蔚藍的流光亮的嚇人。
「------做好灰飛煙滅的準備了嗎?」
------他沉靜的嗓音如此宣告。

[Envy-嫉妒]
「是的哦,我嫉妒著他。」
「怎麼可以有這麼有才能的人呢。……」
「真是不公平啊。」

[Sloth-懶惰]
「說到底,我為什麼得拯救世界不可呢?……」
「我只是個普通人而已……沒有特別的能力,也沒有領導的才能。」
「這樣的我,什麼也做不到的嘛……」

註1:狹義的觀點認為「暴食」等於浪費食物。從廣義來說,就是指「過度沉迷」於某事物。
貪圖逸樂、不思進取也算在內。

註2:為古埃及宗教的天國樂園。雅盧的方位與去處通常是位在東方,那裏是太陽升起的地方,並且被描述為一處漫無邊的蘆葦平原,頗像是俗世尼羅河三角洲。來到這裡的靈魂被允許在這理想的採集和農耕之地過著永恆的生活。別稱是「蘆葦地」。

-fin-

评论
热度(121)

© 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