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是不想活了,死又不敢死。

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崔咕噠♂】Christmas Carol

聖誕節的凌晨突然和幽昌 @北有幽昌🇲🇴 玩起了語C(應該算吧?)。第一次搞語C,超好玩。幽斯坦和瓦咕噠。
深淵咕噠選手中途棄權所以只有收錄一句。
愉快的把這個當成了聖誕賀文,安心理得的摸起魚來。
ps.起因是一張咕噠罵了老蘭和高文的短漫

「请,请骂我!!!!」
“真是个变态啊,崔斯坦。”
「是……是的,您说什么都是对的…………」
「崔斯坦......要知恥啊。」
「不……太悲伤了,在御主面前有什么羞耻可言……啊啊啊即便是这种羞耻也让人十分兴奋……请……请多一些……」
「你這樣...還有臉說是我的守護騎士嗎!」
「我对自己的自制力失去了信心!真是绝望啊御主…………!」
「就算面對如此恥辱,也應當從容面對!這不才是平時的你嗎!」
「我放弃从容面对了……您对我真是太高估了,啊……啊,那个……即便是肉体惩罚也可以,请随意的……」
「可憐的崔斯坦卿,可憐的你......來,到我這裡來吧。」
「太难抉择了……?比起接受惩罚即刻自爆是否是更好的选择……请……请下令……是的,即便是言语也可以造成伤害的我不配这样存在了……」
「來吧,到我的床邊...就如同你會接近那些夜不能寐的、做著噩夢小姐們的床邊一樣。」
「……我没听错吧……?是要我这样罪孽深重之人靠近吗……是的,如果那是您的愿望,我崔斯坦即便是粉身碎骨也会完成的……。」挪动双腿单膝跪在床边低头用额头碰碰他的手背。
「為什麼低下你的頭?為什麼不願意看著我?」
「……诚惶诚恐,御主,我倾慕之人……您如同君王一样的光辉压的骑士喘不过气呢。」慢慢抬头遮住自己的脸。
「看著我吧,看著我......。這是你應得的,那最為甜蜜芬芳的果實就在你手邊。」
「騎士哟,親吻我的嘴唇吧,如同你親吻聖經。我所求不多,僅僅一個吻...。滿足我這個可憐的人......」
「......如此,你就算慌張地從這個房間裡退出去,我也不會有所怨言。」
「……不,不会……那样慌乱是骑士不该有的矜持。」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额头上,「请原谅我僭越的欲望,御主……但是我非挣扎不得的野兽,请不要让您的骑士继续受折磨了……」
「來吧,騎士,來吧,崔斯坦。俯下你即將決定我命運的一吻吧。如果我的心口盛開了玫瑰,你會是第一個嗅到她芬芳的人。」
「……即便是这样的我您也会需要吗?这嘴唇带来的悲运可非一件两件,我的悲哀伴随着我的一生刻进灵基。」
「你是在低估我嗎?我的騎士。我並不是伊索德。」
「我並沒有在你的雙唇上看到什麼悲哀,我只看到了那雙嘴唇會帶給我的愛情、以及意亂情迷。」
「……您在我眼里的倒影和她们不同,御主,请不要误会了我的倾慕……那么,如果这是您迫切的愿望,我会满足,也请给我一个权利吧……」
「我准允你。你擁有完全的權利。大膽的去做...!把你的構想變為現實。」
「……啊啊,是爱情呢,您说了不得了的词汇……迷惑人心却无法讨厌的东西……」手按在胸前起身弯腰,「……那么,既然如此我便冒犯了,my master.」侧脸在他唇上印下一吻,停留片刻。
「...若是這一刻能夠靜止,世界毀滅也不足為奇。......不...不。啊啊,我說了什麼可怕的話啊。請當作沒有聽見我的感嘆吧,騎士。原諒我......得到你的親吻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啊......」
「唉。已經是該就寢的時間了。也祝願你有個好夢,騎士。讓那些不愉快的回憶就退去那麼一時半刻吧。」

-fin-

评论(8)
热度(63)

© 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