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靜考慮,大膽下手。

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摩根咕噠♂】They lady with apple branch

*這個cp很神奇我知道,但是咕噠的老父親腦洞永遠關不上!(??
*感謝兩位教練 @笑三聲  @公子白澒  的指導,我還有好多要學的,然後笑三三的小號我每次都找不到(。
*實在寫不出王姐又美又毒的港覺,我繼續努力(哭

「Caster,不列顛的魔女·摩根勒菲(Morgan le Fay),接受召喚前來此地。」頭帶霧黑面紗的女性靜靜佇立在召喚陣前。
「……您好,摩根小姐,歡迎來到迦勒底。」似乎是受了女性那恬靜的姿態影響,藤丸立香的語氣也不由自主的放輕了。「我是迦勒底的Master,名為藤丸立香。」「很榮幸成為Caster服侍您。請喚我為摩根吧。」摩根淡金色的長髮微微搖曳著。
盡管知道眼前的是傳說裡惡名昭彰的魔女,藤丸立香卻不是那麼有實感。這個迦勒底裡聚集著太多英靈,卻不是所有人都如同故事記載的一般。
亞瑟王傳說中,和亞瑟王永遠站在對立面的邪惡魔女。不停的使用各種計謀想破壞亞瑟王的統治,並在最後也成功的妖妃。
……卻也是亞瑟王在重傷瀕死之際,護送他到阿瓦隆去的仙后。
摩根勒菲……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Master------你該不會,真的會相信母親大人內心還保有什麼善良純真吧!」莫德雷德咬著烤肉籤子,一臉不可置信。
「我沒這麼說……呃,摩根有那麼可怕嗎…?」
「很可怕喲,也沒有你想像的這麼美好。」莫德雷德插起另一塊肉,「是個名符其實的魔女。」
「是嗎……。說起來,你們是不是還沒見過面…?」
「嗚哇我才不要,在這種情況下跟她見面想想我就渾身不舒服,Master你也不准安排我和她同時出戰!我寧願和高文一起也不要跟她!」

「母親……來了是嗎。」高文倒是比他想像中平靜,「希望她能老實的成為您的戰力。而若是她想要對您不利……我高文,會揮舞手中的太陽之劍肅清她的。」
「我、我想不會的吧!來到迦勒底,我們就是同伴了,摩根不會做什麼的吧…!」藤丸連忙語帶驚慌地說道。
「以她的為人……抱歉,Master,我無法向你保證任何事情。」

結果一眾圓桌不約而同的,避開了和摩根見面。連梅林那個死不正經的都打著哈哈閃躲開來了,說什麼「哎呀Master你讓我去見那個設計過我的魔女,會讓我很沒有面子的呀」。
這可真是太尷尬了,藤丸立香想。
「摩根……那個,抱歉,本該讓你見見熟悉的人的,但是、呃,怎麼說……」少年支支吾吾,很是窘迫。他現在來到了摩根的房間,為了本不是他該有責任的事情向她道歉。
摩根從面紗下凝視著他。藤丸不由得屏息。
「您,稍微有些天真呢。」女子鮮豔的嘴唇吐出了音調。
「什、什麼……」藤丸有些不知所措。
「不過並不算討厭。」魔女的話鋒一轉,「那麼,請您為我帶路吧。我對於此地還不是那麼熟悉。」

少年帶著摩根走在走廊上。他們剛才已經繞完大半個迦勒底,現在正要往餐廳的方向去。摩根一路上都幾乎沒怎麼說話,至多是在藤丸介紹機能時微微點了下頭。
才剛彎過一個轉角,警惕的女聲倏爾響起。
「御主,快退開……!」
「什……!」藤丸在仔細思考之前就先一步有了動作。
阿爾托利亞的劍尖停在了他的鼻尖前。在剛才幾秒間,少女完成了武裝、拔劍、並且揮劍的一連串動作。
「御主,請您退開。」少女的眉頭皺的死緊,「把您的後背暴露給那個女人實在太危險了。」
「阿、阿爾托才是吧,突然拔劍什麼的……」少年雖然緊張,卻依然對峙著。他將雙臂展開,以身為盾遮掩住身後的女性。
不知怎的,阿爾托利亞卻覺得御主的動作有些不自然的僵硬。
摩根突然發出一聲輕笑。
「摩根,妳做了什麼嗎……!」在女性騎士王的質問聲中,女子慢條斯理地抬起右手。只見隱約閃著微光的魔力絲線從她的掌中延伸到少年身上。這也解釋了為何少年的動作瞧來不甚自然。
「妳居然對御主施行這種邪惡的魔術!」少女睜大了湖藍色的眼睛。
「無故對御主拔劍相向,不對的應該是妳呢,親愛的妹妹…。」
「妳……!」
「不要那麼激動,要是傷了御主該怎麼辦呢?」摩根微笑著,動了一下手指。
「阿爾托利亞……」少年幾乎是哀求的語調。
「……我明白了。」
阿爾托利亞垂下眼睛。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藤丸在摩根的房間前低聲問道。
「您指的是什麼?剛才那個魔術嗎?」
「我不明白,這樣激怒阿爾托利亞沒有意義……」
「您看,要是我不對您做些什麼,不就讓阿爾托利亞的期望落空了嗎?而且……要是您不擋在身前,我實在無法保證我會對我––––––」她的聲音難以自抑的透露出厭惡,「–––那高尚的妹妹做出些什麼事。我替您阻止了一場不必要的紛爭,這樣不是很好嗎?」
魔女曼聲說道,她的姿態是如此妖冶。
「妳難道、要一直這樣下去嗎–––?」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摩根依舊淺笑著,手指繞上了自己的金髮。
藤丸立香的心情實在太過複雜,以至於他沒能很好的整理出一句可以條理說出口的話。在迦勒底,就算是宿敵之間––––––以印度兄弟為例––––––他也從來沒有直面過如此直接、毫不掩飾的惡意。那種翻騰的氣息實在太過漆黑黏膩,幾乎讓他有反胃的感覺。
妳到底有多恨妳的姐妹?他理智的止住了自己的疑問。
這似乎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
「好了,您該回去了。實在不必在這裡浪費時間。」
魔女將御主轉了個身,她冰涼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那不算厚實的肩膀卻在她的手中漸漸凝固住。
「摩根……妳打算、做什麼…?」少年在門前渾身僵硬。他的雙眼注視著門外頭,牙根慢慢咬緊。
背後的女人、妖妃、竊國者、魔女在寂黑中對著紅龍露出了冶豔的,宣戰的獠牙。藤丸立香注視著,卻無法撫平。
「請放心吧,御主……。」摩根有著漆黑指甲的纖細指尖包覆住他因為緊張而蒼白失血的面頰。末神代不列顛最強大的魔女用少有的憐愛眼神在御主看不到的地方對他投以視線。她輕輕的拉近他,貼在少年耳邊低語。「在您還存在這裡的一秒,我就不會讓我的計謀化為現實;然而,在那以外的自由裡……我永遠不會停止對亞瑟投以最大的惡意。」
藤丸從她的吐息裡,感覺到了濕冷的泥土,濃霧、藤蔓以及攀在棺木上的蛇。
她拂過藤丸的脖頸,「您呀……可要瞧好了。」
房間的門隨著輕響滑上了。
藤丸立香站在摩根的房門前,全身肌肉因為維持一個僵硬的姿勢而感到疼痛,並從骨子裡發起冷來。

评论(9)
热度(105)

© 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