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小狐三日】恋草子

值得庆贺的第一篇(各种意义上)。
和心之友(x2)一起接力的奇迹般的文章。
标题借用了6/14在日本举办的百刀缭乱小狐三日only场标---为毛我不是霓虹人啊混蛋?!!

这篇将会不定期更新……端看我们三个人接文的速度。
充满了各种胡言乱语(我写的部份)和让人心脏痛的言情成分……至少我觉得很言情啦(。

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I.
青髮的新娘伏下身,恭敬的行了一礼。
「……还请您多多指教,狐狸的神明哟。」
赤红色的双瞳带着些许的好奇打量着眼前笑的温和的新娘。
「你就是……我的新娘吗?」
新娘只是笑。
真的,就只是笑。
一语不发的笑着。
……可以别再笑了吗?
这是第一次,那个被尊为狐神的男人心中生出深深的无力感。
「唉……」
新娘扬起细长的眼角。
「妾身无法为您生下一儿半女。」
……我看的出来呢。
……大概。
深青色的髮丝从肩边滑落,「您打算怎么办?」
「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么?」祂的嗓音交叠在同时开口的青年之上。
侧过头微微一笑,那人以着温柔的语气回答狐神大人的问题,「这重要吗?」
其实这算回答吗?他不知道。
狐神微瞇着眼,注视着眼前的青年,「很重要哦。」

青年看着祂。
「妾身名为----」
「才不告诉您呢。」突然间,那人温和的笑意转变为带有一丝恶作剧的弧度,「假如是您的话,绝对能让妾身心服口服的说出来吧,嗯?」
「是啊。」
……也许吧。
祂吐出一口气,轻巧的来到青年身前。

「那么,是你的话,也可以让我说出我的名字吧?……我美丽的新娘哟。」

「呵呵。」以袖掩唇轻笑,那人细长的眼眸盈满了愉悦,「那就请您拭目以待了。」

「哈哈,我会的。」
……在无数平淡的日子里,有多久没像今天这样开怀大笑了?
稻荷之神转头看着拉门外的庭院。夕晖诡丽的在水池和草丛中张牙舞爪。
「今天的月色会很美吧……我有预感。」
祂轻声说道。
「是呀,可惜再美也只不过是一场梦。」那人缓缓起身,柔和的嗓音带了一丝缥缈。
许是因为跪了有些时间,那人的身形略微踉跄了下,狐神居高临下的瞥了他一眼,伸手揽住他的腰。
随手轻捲了一小绺青年散在耳边的髮,意义不明的笑了一下,「能有如此佳人相伴,是梦又何妨?」
祂的新娘歛起笑容。比髮色更深的双瞳一瞬也不瞬的盯住祂。
「梦境终将远去……幻为朝露,此即吾身。」
「是梦也罢,是朝露也无妨。」赤红色的眼眸直勾勾的回望,瞳仁中彷彿闪过一道金色的光芒,「反正我,定会将之牢牢紧握。」
「既然如此,妾身便拭目以待吧。请狐神大人您,别让妾身失望哦。」默默地挣脱了狐神的怀抱,青年又再次笑了。

「三日月之鬼啊。」稻荷神唤道。
「我、也非常的期待你会让我看到什么样景色啊。」

该怎么说呢,祂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从其他人身上祂可以感觉到许多负面的情绪,例如恐惧、厌恶、有所求的慾望,太多太多了,但从他身上祂感觉不到、不,其实应该说是「不明白」那些对于祂而言相对陌生的情感,好奇、愉悦、甚至还有……怜悯?
哼。
狐神轻哼了声,祂从来不需要别人的怜悯,以前是这样,现在,当然也是这样。

夜,就在青年与狐神的谈话中默默结束了。

铜制的烛臺上,指尖大小的火苗无风摇摆着。
青年向前俯身。
半亮着的铜镜映出一双幽深的眸子。
他低笑一声,抽起了髮间的角隐。

纸门内的微光终是灭了下去。

================我是可爱的分隔线君================

       嗨嗨~初次见面,这里是常常句点自己也句点别人的某鱼一条###
       然后因为我很博爱所以没有本命对不起m(_ _)m  (所以才常常被说滥情啊真是#)

       话说当初会跟其他两位一起生这篇文实在是因为听演讲时一不小心脑补太多了XD(给我忏悔你这不尊重演讲者的傢伙) 然后不知不觉就越打越多了,这都要归功于某人的督(ㄨㄟ)促(ㄒㄧㄝˊ),所以这篇渣渣的小小说才会顺利出世/(洒花+欢唿) 

       嗯……好吧我词穷了(#
       总之,希望大家多多点进来,多多给予感想(批评也是可以的啦我会先帮我的小心肝保保险的www)
       反正多多益善就是了啾咪oω<
       爱你们喔~(被巴飞

#某鱼的题外题外话#
其实我真的没有觉得内容有言情,就是某人的言情忍受度太低了需要调教

安安这里是耍蠢耍废又常拖稿的月商(挥手
初次见面大家好哦。
话说我的本命是江雪哦ww
然后是我被催了好久好久好久的后记,人家就真的不知道写什么嘛……(ry)
是说本人文笔烂到爆炸,所以看到特别渣的内容,可能有120%的机率就是我写的啦ww
最后希望各位能够喜欢我们三人共同的创作,也请尽情留下你们的感想。
see you next time(ˋˇˊ)

夜露死苦这里是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散发着纯正中二之气的夜殇曲。
啊开头前言是我写的,如果觉得特别白痴请不用太惊讶。
其实真要说的话,我们三个人里只有我的本命是爷爷。至于为什么其他两位本命不是爷爷的会跟我一起任由脑洞暴走……这个故事很长,你有一生的时间听我说吗?
……咳,一切只是个美丽的错误。
所以说,有一场精彩的令人开不了脑洞的演讲真的很重要。(你还敢说
喔对了,稍微讲一下我们的接龙次序:
我→鱼君→月商这样。
本来只打算一人一句的……但不知为何后面每个人都越写越长(。
话说回来,上面的某人是我吗?
(p.s.只有我没用颜文字总觉得好不合群啊

如果我们的文字可以让你觉得喜爱那就再好不过。

评论
热度(25)
  1. 魚君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次跟其他人一起寫同人的感覺好害羞喔/////PO上網也是第一次的說好緊張###嗯哼、抱歉太激動了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