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小狐三日】恋草子

II.

狐神毫不掩饰的打了个呵欠,他将双手枕在脑后,随意的往后一倒,半瞇的眸子瞥向一旁始终保持微笑的那人。
「吶,都过了好几天了,你怎么都还没动静啊?」
「狐神大人啊,您说在无限的生命中,一天和一年有什么差别吗?」青年答非所问,虽然在笑着,但那笑意似乎始终未达眼底。
「那么,昨天这个时候的太阳和今天这个时候的太阳,又有什么分别呢?你看得出来吗?」稻荷神支起脸,粉白的髮丝散在窄廊上。「乍看之下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日轮的确比昨天要前进了那么一点。」

「三日月之鬼啊。」祂如同初夜时那般唤他。
「新月向来存在不久,当心满月将你取而代之啊。」

「呵呵,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以袖掩唇,那人细长的眼眸多了份戏嚯,少了份当初的恭敬,「满月取代新月本就是自然的现象,想当然尔,时间到了,新月也会回到原本的位置啰。」

「即使如此,今日的新月也与昨日的新月有所不同。即使都是同一个月,但终究会变,一切都将与过往不同。」狐神眼微瞇,盯住那充满戏謔的双眸,「三日月之鬼啊,这样你可了解?」
青年偏过头,金色的房钮在颈边晃荡。
天空已经转暗,隐约的闷雷开始出现。他俩的脸孔都因拉门外照入的光线而显得阴鸷。
然后屋外下起了细雨,落雷发出巨响。
「……是,妾身了解您的意思。」
青年在一瞬的乍白间如此低语。

但,唯一的不变,即是改变。

如此想着的青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发一语的望着外头坠落的雨滴。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
透明的令人……心痛。

狐神看了看身旁的青年,无声地笑了。伸手轻触溅入屋内的雨滴。黯然地看着灰暗的天空。
……世间万物没有什么是亘古不变的。无论是神或人,终究会变。一切终将离去,又或者是消逝。以往是如此,而如今依旧。

呜乎。
稻荷之神微微咧出尖锐的犬齿。
常人未必都能看得和祂的新娘一样透彻。
……长年无名的飢饿感兴许会被眼前貌胜女子的青年所填补。
但是这种饱足感能维持多久……祂真的不知道。
神明神明,神而明者……亦非万能。

希望他不会让祂太快厌倦。

============这次只有一个人的后记=============

夜露死苦这里是阿瓦隆。
有鑑于其他两位认为不需要多说什么,所以这次只有我。
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就是想公开一下我们的关系。
这是个复杂的三角关系。(碇源堂脸
于是,是这样的:
鱼君&月商→欢乐无比的心之友二人组
鱼君&我→非公开的soul mate couples
月商&我→同步率400%的两颗脑袋。
以上。

评论
热度(19)
  1. 魚君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转载了此文字
    耶嘿嘿這裡是潛水潛好久的某魚呦~千呼萬喚「死」出來的第二章咱雙手奉上啦XD是說一個月發一章真的行嗎(

© 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