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东喰】随打·华丽的棺木

*胡言乱语的超·短篇
*被心之友说很中二
*都跟我认识一段时间了怎么还不了解?
*我就是个妥妥的二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那就↓

那里就是他的全部。

(「去吧。」)

他的身上、刻着死。
死神只是恬静的看着。
(蜈蚣流着不存在的血泪。)
对方露出了美丽的笑容。
(------绮丽……)

他们轻轻的笑了。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谁来------」他张大嘴,「填饱我?」
太阳滴下它的碎片,灼烫。
他尖叫起来。
过热而裂开的地砖散发着石楠蜂蜜的气味。
他哀嚎起来。
死神割开他的喉咙。他终于安静下来。

(这里是、V14…沙…你不会有机会……)
(「------阿伊奴、老叟…!…逐步毁灭…沙沙…行尸走肉…眩目迷离、唯剩游丝吐息沙------」)

世界宛如失控的收音机般向前滚动。

他睁开左眼。男人俯视的脸庞倒映在视网膜上。
他恐惧的哮喘起来。
男人遮盖他的视野,「冷静下来。」
在令人安心的黑暗中,他呜咽着。「…你是谁?」
「有马,有马贵将。」
「……我呢?你知道、我是谁吗…?」

「研。」
男人的嗓音穿透空气。
「你的名字、叫作研。代号是『蜈蚣』。」
「你是------我的武器。」

直至死神降临地狱的那一天,他在布满尸臭的铁棺中诞生了。
(他是地狱里的贤者。)

红的几乎发黑的蜈蚣缓缓爬进了死神宽大的衣袖。

(他将死的兄弟呛咳的笑了起来。)

评论(3)
热度(15)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