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小狐三日】恋草子

*仍旧是短小精悍的一章
*接文停滞中……不要逼迫正处于期末修罗场的苦逼高中狗(。

III.

红色和黑色混杂充斥了整片天地,剑刃互击的声音四处环绕……
「大人……狐神大人……小狐丸!!」青年焦急地看了看身边冒着冷汗的狐神,脱口而出的是……
「唔,我怎么了?我是不是……你……?」从恶梦中脱离的狐神,似乎还未搞懂状况,口齿不清地说着。
……刚刚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可是,为什么?

原先的柔软雨丝不知何时增加了重量,掩盖声响的暴雨狠狠的砸在院子里。
看着那双隐藏灿金新月的眸子,稻荷神被预料之外的影像袭击了。

封闭的山村,淳朴无知的村民。
『■■■,在哪里干什么?快过来,回家了!』
『……我还有事要做,你们先回去吧。』
『……是谁在那里?』
『人类的孩子,居然看得到我?……吾之名为小狐丸……------童子哟,报上你的名来。』
穿着藏青色细长的男童抬起头,有什么亮光从他的瞳孔下滑过。

『……我叫■■■■■。』缓缓的,男童道出了自己的名字,但那最关键的字句却瞬间如同无声的黑白电影般……

听不清楚、也看不清楚。

毫无预警的,狐神紧紧抱住自己的头部,彷彿正被什么巨大的痛苦袭击般发出低吼,甚至连尖锐的犬齿也不由自主的露出唇边。

「大人!您没事吧?」
……想起来了吗?
「你,到底是谁?」
……原来,没有啊……

「妾身是您的妻子。」他轻声,「请您绝对不要怀疑这点。」
「---你并不是普通人。」狐神目光慑人的逼视。
对方平静的回视。

青年一瞬间被压倒在地。
尚在狂乱中的红瞳俯视着他,狐神的尖爪几乎陷进他的肩膀。「你,触发了『什么』?」
青年的半双眼没在长睫的阴影下。
「……请您别再问了。现在说了也是没有用的。」

恼怒的狐神一口往青年的肩颈上咬了下去。

评论
热度(9)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