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一期三日】Shall we dance?

*一期三日
*一发完结
*黑手党paro
*一直很想写写看的标题
*没头没尾,可能有些不太合理的地方
*各种发病

一期一振从侍者的托盘上取下一杯香槟时,三日月宗近正拾阶缓行而下。他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意,不过分亲近也不过度疏远。
然后,不约而同的,大厅里的人们一瞬间屏息下来。话音微微一窒。
再然后现场马上恢復正常,谈话声依旧。
三日月的兄弟们簇拥着他,低声谈笑着。
一期一振不动声色的用双眼追逐着三日月,看他沿着西装剪裁逐渐收紧的腰身、服贴在喉头上的饰品、以及髮间微然晃荡的房钮------一切都是如此美好的令人嘆息。

他是如此的风华绝代。

一期一振有些食不知味的将香槟一饮而尽,让侍者收走了酒杯。
他想到了前天,和三日月最近一次的见面------当然,是在床上。

昏暗又安静的房间里,布料的摩擦声总是特别明显。
三日月从高潮的余韵中翻过身,懒洋洋的去搆床头放着的烟管。一期一振扔掉手中的卫生纸团,在三日月身旁侧身躺下。他们的气息都还有些紊乱。
抚摸着三日月的背嵴,对方取下嘴间朱红的细长烟管,凑上前来咬了咬他的嘴唇。
一期一振失笑,「别招我,三日月。」
「那你手别乱摸。」三日月飞了他一眼。
菸草的气味有些辛辣,随着裊裊白烟散开来。
「吉光哟。」三日月唤着他的小名,「你的弟弟们都还好吗?」
「托你的福,他们都很好。」一期一振说。
「那很好呀。」三日月敲敲烟管,「再好不过。」捻着他的髮尾,一期一振只是微笑,没有接话。
「后天的那个,你会来吧。」三日月又问------尽管他的语气一点都不像问句。
「我去要做什么呢?」一期一振保持着笑容反问。
「来和我跳舞……也不错,策略室室长大人?」三日月轻笑了一声。

「…… E ’il mio onore(荣幸之至).」一期一振细语道。

「……一期。」 三条的首领向他走来。
「首领。」一期一振若无其事的收回太过露骨的视线,欠身为礼------虽然他知道对方应该毫无疑问的享受着那样的目光,一如往常。
有着鸦青髮色的男人轻巧的对身边的兄弟们摆了摆手。心领神会的,这一群几乎囊括了家族高层的男人们什么话都没说便迅速的退走。
「……这样好吗?」一期一振含笑着低声问道。
「无所谓。」三日月漫不在乎,「现在还没开始呢。」
一期一振的双眼定住了一瞬,旋即露出微笑,「您说的是。宴会可还未正式开始呢。」

甘比诺家族(Gambino)的首领正朝着这里走来。
三日月和一期一振交换了毫无异状的一撇。

#幕间

一期一振揽着三日月的肩膀,将某个房间的门从眼前摔上,粗鲁的落锁。
身后传来三日月悠悠哉哉换弹匣的声音。
一片漆黑中,三日月眸中的那弯新月正隐隐约约散发出幽微的光。
侧耳听着外头的动静,一期一振安静的握紧了手枪。
「吉光。」「怎么?」他轻声,反手将三日月带进怀里。
「你觉得待会儿要是遇到了甘比诺先生,我该对他说什么好呢?」三日月的脸颊贴着他的胸口,他们没有握枪的那只手轻轻交握。

「『不管你说什么或做什么,』」一期一振说,「『那便是绝对的真理。』」

他们一齐顿了一顿,同时笑了起来。
「真可笑。」他意有所指,左手臂环住他的脖子。
「不能再同意你更多。」他低语。
然后他们相互交换了个吻。

                                                      
      
#尾声

优雅绝伦的教皇登上了他的宝座。
他邪恶的皇族们沉默的围绕在他的脚边等候差遣。

看着被审判的羔羊,他美丽的脸庞一点表情也无。
「……总而言之,」他轻描淡写的说,「『我乃是王。凡人,跪下膜拜吧。』」

                                                                              -fin-     

最后面被soul mate吐槽很中二。
……我其实只是想写爷爷的事后烟而已。(远目
欢迎来跟我聊天打屁。

评论(3)
热度(19)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