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在洗澡时思考的人生#

*一期三日
*只是个在洗澡洗到一半时的脑洞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没人在意你的死活
*拜託,给我感想……

已经9:30分了。他已经在这里呆站了30分钟,把手机中的各种游戏和社群软体翻过一遍,一期一振仍旧没有来。
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他自嘲的笑笑。
最后的10分钟,三日月无声的对自己说。盯着手机的时间,他决定再等10分钟。

「------三日月!!」一期一振在剩最后2分的时候找到他。9点38分。
「一期。」三日月仍旧像平日一般喊他。他注意到一期一振的髮尾似乎是湿的。「你有好好的把你的女友送回去吧?」
「有的。」一期一振还在微喘着气,但很快的就直起身子。
「所以,」三日月露出了与平常无异的温和笑容,但天知道他的背早已整个绷直了。「你要回答我了吗?」
一期一振沉默的看着半个脸隐在路灯阴影下的三日月,那张总是漂亮的令人惊嘆的脸庞在此刻显得晦暗不明。「……是的。」一期一振不自觉的低下声去。「……我果然还是想说,……很抱歉。」
「……是吗。」三日月轻声说,微微的笑了笑,「没关系。……是造成你困扰的我不好。……把它忘了吧。」

一期一振往前踏了一步。

「------很抱歉,纵使知道了我是个和女友交往了一个月就分手的恶劣傢伙,你仍旧愿意跟我交往吗?」

「……欸?」三日月睁圆了眼睛。
「我、刚刚和女友分手了。」一期一振直视着那双瞠圆的眸子,在心里第一次毫不犹豫的承认这样的三日月实在可爱的不得了。
三日月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然后毫无预警的,他的双眼滚出了泪。
「三日月……?!」一期一振有些惊慌的想上前,三日月却往后退了几步。「……我、我没事。我只是……我以为我一辈子都听不到这句话了。」他半垂着眼睛,露出一个恬静的笑容,脸上的泪痕未干。「……你不是在开我玩笑吧?」
「当然不是。」一期一振稍微拉高了语调,「我是认真的。」
然后他趋前,用力的抱住了三日月。
「抱歉。」他又说了一次,「我不是有意把你弄哭的。」「……我……不是来听你对我道歉的。」三日月的声音闷在他怀里,有些模煳。
「嗯。」一期一振马上从善如流,「------我喜欢你。」

「……所以,你的头髮怎么了?」三日月攀在他肩上,在他耳边悄声问。「她泼了我一杯水。」脸偎在三日月的髮上,一期一振的语气再轻松不过。「……幸好她手上的是水,」三日月打趣道,「如果是其他饮料可就伤脑筋了。」
一期一振轻轻的笑了,「……说得也是,我很幸运哪。」

                                                                                -fin-

#小剧场

后来在学校的某一天。

一期:其实就算那天你没等我,我隔天还是会对你告白的。
三日月:可是我就不一定会答应啊。
一期:意思是你有可能会拒绝我?(震惊)
三日月:嗯。我大概会说服自己死心吧。
一期:认真的?
三日月:(捧过一期一振的脸)……不。我大概办不到吧。拒绝你什么的。(嘆气)
一期:……我也不会让你有拒绝我的机会的。
三日月:……嗯。(微微脸红)

(全程围观的)鹤丸:……夭寿啦那对情侣别再秀恩爱啦!!三日月你这个没脸没皮的老妖怪脸红个屁!!

                                                              -这次真的fin了-

我在浴室里洗头髮洗到一半突然冒出来的画面。我就想说这样不行,绝对不能忘记,就直接拿旁边的手机开始码字(好孩子别学)……幸好有记下来。
结果洗澡时间拖太久被阿母骂了……
ps.被心之友们说是难得的甜,我、我好感动……
妈妈我居然也写得出甜(哭
(平常是有多不甜

评论(4)
热度(33)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