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在洗澡时思考的人生3#

*天下五剑
*学paro
*短小精悍、不知所云
*我为我总是在洗澡时的文思泉涌感到哀伤(x

「------让我们欢迎、即将毕业的学生会长、三日月宗近君!!」

灯光暗下,又骤然亮起。
三日月优雅的走上台,在台上做足门面一躬身。
场下传来热烈的掌声。

他坐上钢琴椅,双手轻轻提起。指尖温润如玉。

然后就开砸了。

台下的学生们一瞬间就被打懵了。

〈命运〉轰然迴盪在偌大的礼堂内。

后臺边把自家会长拱上臺的学生会其余成员们也懵了。
「------等等等等,」第一个回神的是童子切,「说好的轻松励志向呢?」他抗议道。
「是轻松向没错啊,」鬼丸也从布帘后探头往台前偷看,「……你瞧他不是挺轻松的嘛。」
「你怎么能要求三日月按理出牌呢。」数珠丸补刀。
「推楼上。」不用说这是大典太。
「至于励志……光是他的存在,就够励志了吧?」鬼丸反问。
童子切想想也是,有哪个拥有大好钱途的富二代会脑子发抽来玩音乐?而且还玩的这么成功。

一曲毕,三日月划开椅子站起身。
「这首〈命运〉是我送给学弟妹的饯别礼,」三日月一本正经的胡扯,「愿每个人都可以不畏命运给予的磨难,向自己的梦想走去,谢谢大家。」
虽然观礼学生们不知道即将毕业的学生会长是在胡扯,但这不妨碍他们对既是校一又是学生会干部的学长报以最热烈的掌声,每个人对三日月的崇敬都刷新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而且这番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不知怎的就特别有说服力。

评论
热度(17)

© 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