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上课时思考的人生#

*叶修中心
* 好孩子别学
*一如既往的oo且c
* 叫我屋顶上的段子手
* 伞哥各种低调出镜

#血猎paro

他们是夜的儿女。

雕刻精美的银制长烟管正静静的散着白雾。
叶修呼出一口烟。
「呜……咕…啊啊……」高大的金髮男人发出了微弱的挣扎声。------毕竟叶修正提着他的脖子。

「------叶修!」远处传来苏沐橙的喊声,「我们要走了喔---?」
「这就来。」叶修回喊,手越收越紧。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叶修单手拧下了对方的脑袋。滑腻的血液一下子溅满了手心。吸食人血的妖物所流动的体液理所当然却又讽刺无比的是暖的。

他捻了捻手指,还来不及冷却的鲜红像是沙子般飞散。
将烟管挂回腰际并转过身,他朝小巷的另一头走去。默然不语的夜气有一搭没一搭的撩着他的风衣下襬。
苏沐橙等着他,而后两人一齐追上其他同伴的脚步。绣有家族徽号的深色衣袖翻飞。

#奇幻paro

深渊沉默的凝视着伫立在面前的举世最强者。
一脸无谓,全大陆最强的魔剑士扛着他那把恶名昭彰的千机伞,正在和自己身后的同伴说些什么。
「……我说,大伙紧张不?会紧张的来让哥安慰个。」
「谁会紧张了?!少在那里乱说!」
「哟,孙翔小朋友,敢情你还真紧张了啊?别对号入座啊!」
「……叶修你大爷!!」

「前辈。」大陆第一的暗黑术士来到他身后,「时间差不多------」
在场全员猛的抬起头。

看不见的女妖尖利的叫声像是开始的信号,伴随着令人毛骨耸然的不知名摩擦声,缠绕着白骨和暗色物质的巨大拱门缓缓从裂缝中升起,四头黑龙随之飞出。

「------地狱之门!」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声。
但他们却只是看着。

发出一声不知道是嘲笑抑或是嗤笑的轻哼,叶修掮着千机伞一个箭步冲出,毫无借力的就这么直蹬起跳。随着几声枪响,他不费吹灰之力便来到其中一头黑龙眼前。
看着黑龙张开的嘴,叶修只是弯起唇角。

复杂精巧的符文一瞬间在皮肤上亮起,张牙舞爪的几乎破体而出。密密麻麻的黑色刺青除了脸之外几乎布满了叶修全身,更显得叶修裸露出的手和一小节脖颈诡丽非常。

「开始了……」韩文清哼了一声。

「ॐ.*」叶修只是吐出了一个音节。
符文刺青开始疯狂流动起来。

「喀嚓」一声轻响,千机伞已经收束成通体银白的长矛,重重的撞在扑面而来的龙息上。

龙息被劈开了。

叶修挽了个花,皮肤上的咒文投影在他身周绕成了个浮动的球体,而后一小部份化为箭矢窜出,直击飞龙的双眼。
飞龙发出暴吼,动作狂乱起来。
一脚蹬在符文构成的立足点上,叶修身子一翻跃到飞龙上方,一记怒龙穿心便砸在龙背上。
当然,只是落在拥有粗硬鳞片的龙背上的攻击并不足以击杀龙族,想要屠龙,最好的方法便是------

「逆鳞啊。」就算是在战斗中,叶修的语气还是那么不疾不徐。话音随着风阵传到下方,「对,就是你,王杰希,把他们的逆鳞找出来。」

被点名的大魔导师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但也只是默默拉下盖住左眼的眼罩。
「Oculus smaragdo.*」王杰希言简意赅。
眼罩下的左眼一瞬间爆出灿亮的翠绿光芒,而后又暗了下去。
他扬起双眼。

又经过一轮缠斗,叶修看着飞龙胁侧一处发出不甚明显的绿光,露出微微的笑容。
一个侧翻,叶修硬是从黑龙的视线死角贴近,手执战矛摆出起手式。

豪龙破军!

被重击弱点的黑龙猛的发出尖锐的嚎叫,挣扎了没几下便直直坠了下去。

「……一头。」周泽楷收了收下巴。

接下来叶修就靠着王杰希为他指出的逆鳞位置迅速的击杀了两条龙。
最后一头龙的位置刁钻了点,有着黑红鳞色的暗龙颈侧发出幽微的绿芒。

叶修身上刺着的咒文亮了一下,只见几道笼着黑芒的文字交缠着绕上战矛矛尖,静静的散着无法忽视的气场。
灰白的外袍衣角股着风,叶修将战矛一抖。

战矛刺出。
伏龙翔天!!

黑龙堪堪避过直朝自己逆鳞撞来的银光,一边发出愤怒的哮吼。

苏沐秋露齿一笑。
「怎么可能避得过嘛。」他说。

只见包裹住矛尖的银光一闪,攻击却直接打在了本该擦过的龙颈上。

龙抬头。叶修的拿手绝活。

坚韧的龙皮炸开,珍贵的龙肉四溅。
叶修轻巧的着地,「哗啦」一声撑开变回原本型态的千机伞,格开从上方飞洒下来的鲜血。

叶修向前行了几步。

露在沾染着殷红的伞面下的,只有一个莹白的下巴和弯着微笑的嘴唇。

* ॐ,梵文,音作「aum/om」
* Oculus smaragdo,拉丁文,「翡翠之眼」,这个……使用网路翻译就别计较太多吧……就是刷刷时髦值。
※我被姬友吐槽「 但也只是默默拉下盖住左眼的眼罩 」,真不是王杰希黑?
……不,不是,我真的不是,信我。除了叶神,我对其他人的爱一视同仁。
难道不觉得这样逼格比较高吗?!

#不明觉厉的意识流

「你就这么把一叶之秋给出去了?」

叶修叼着烟,抬起眼笑了笑。
「你生气了?」
「不。」苏沐秋双手环胸靠在房门口,「但你真的捨得?」
叶修挪开眼神,神色自若,「有什么捨不得……」

「而且,不是还有你的君莫笑吗。」

苏沐秋看着他,眼底有什么在微微发亮,「这么有信心啊?」

叶修哼笑一声。「那必须的。」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嘛。」
「不过就是重头再来。」

评论(1)
热度(27)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