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伞修】To be continued

*伞修
*一发完结
*伞哥还活着
*说好HE一辈子

「喂阿修,」苏沐秋单手撑过电脑桌,拉开了叶修一边的耳机,「吃红烧牛肉还是老坛酸菜啊?」
「红烧牛肉。」叶修漫不经心的一脚蹬在苏沐秋的腿上。手上操作不停。
苏沐秋拍拍他的脚背,看着窗外暗下来的天光混着游戏的技能效果从叶修的脸上滑过。
想了想,他先去把灯给开了,才去柜子里翻出泡面,又从冰箱拿了蛋、菜和肉片。
虽然今天不开伙只能吃泡面,该有的营养还是不能少。

端着两个装满料的小锅,苏沐秋走过去踢了踢叶修的椅子。「吃面啦。」
「哎。」叶修应了一声,一推键盘站起来伸了伸懒腰。
苏沐秋抽出筷子递到对面,接过叶修倒来的冰麦茶。杯壁的水珠在小桌桌面上留下了一圈渍。
两个人唏哩呼噜的吃了起来。

吃完面,叶修很自觉的去洗碗,苏沐秋在外头慢腾腾的擦着桌子。
走回廚房拧抹布的时候,叶修还拿着菜瓜布哗啦哗啦的刷着锅。
「哎哎,那边、那边,还有蛋白没弄干净呢!」苏沐秋随手比了一下,「十指不沾阳春水啊……」他嘆气。
叶修斜眼睨他。「不然你来?」
「我怎么可以剥夺这个让你累积技能点的大好机会呢!」苏沐秋言词振振,「这真是太不好了,太不负责任了。------而且今天的面是我煮的!」
叶修只是意味不明笑了一声。
他们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对视了好一会。
然后苏沐秋单手扳过叶修的后脑勺往自己压来。
他们相互磕碰着对方的唇,微张的嘴间散着麦梗的香气。
这个吻并不激烈。苏沐秋只是用舌尖浅浅的探了探叶修的舌根。
两人保持着还算平稳的气息分开来,叶修用手腕上的雪白泡沫抹了苏沐秋一脸,又用干燥的手背蹭去一些。
「……有什么意义吗?」苏沐秋问,用手指揩去颊边残余的泡泡。
「是没什么意义。」叶修承认,「就是想糊你一脸。」
「……」

苏沐秋挂着毛巾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叶修正看着电竞转播看得很是专注,一边往手上的本子写写画画。
把自己摔进沙发,苏沐秋扭开矿泉水瓶灌了两大口,往叶修的方向凑过身子。
「霸图对上嘉世啊?战况如何啦?」
「嘉世2:1领先。」
「小邱很努力嘛?小宋这次看来是没机会了。」
「那是。」叶修一脸理所当然,「也不想想他是谁的学生。」
「是是,他是教科书大大的学生嘛。」

那场比赛不出所料的是嘉世赢了。
叶修点起一支烟,看着电视画面上年轻的嘉世队长。
苏沐秋靠在他旁边,肩膀挨着肩膀。
「……那是嘉世。」苏沐秋突然说。
叶修「唔」了一声。
「那是嘉世。」苏沐秋又重复了一次。
「……啊。」叶修低声,「他们不会倒的。」

定定的看着他好一会,苏沐秋猛的拉起叶修就往房间走。
「------!苏沐秋你------」叶修完全措手不及。

苏沐秋抱着叶修在床上打了一个滚,死压在他身上不起身。
「喂……」叶修有点无奈,「快起来,沉死了。」
「不------要。」苏沐秋埋在他的颈窝,「就不。」
叶修简直快被他给气笑了,「苏沐秋,你几岁?都这么大人了还那么幼稚?快给我下去。」
苏沐秋不说话了,只是搂着叶修像是在仔仔细细的盯着他看------叶修的脸他都看了几年了,难为他愣是一点倦腻感都没表现出来------过了好一会,才慢慢的说,「想做了。」
叶修挑眉,「我可不想。」
苏沐秋对他耸耸肩。

好吧。他早就知道在某些事情上他大概永远都没办法拒绝苏沐秋。
叶修勉力噎下一声呻吟。
苏沐秋撑在他上方,双眼很亮,髮间带着某种暖融的水气。
他把叶修的手掌压在唇上,很轻的囓咬。
叶修。
苏沐秋明明没有出声,叶修却恍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把低吟扼杀在唇齿间,他将四肢往上缠的更紧。
苏沐秋溢出一声满足的嘆息。

高潮后叶修全身的肌肉像是整个都松开了,懒洋洋的瘫在床上,连一只手指都不想动弹。反正苏沐秋会负责把他弄干净。
苏沐秋也不知道脑子抽的什么风,用力的抱住叶修,硬是把他的头压在胸前。
叶修挣扎了一会,看挣扎不开也就随他去了。
「……又怎么了?」叶修其实已经很睏了。
「……就是想抱抱你。」
「哪来这么腻乎……」他不知怎的有点想笑。
「就这么腻乎。」苏沐秋把鼻尖埋进叶修的髮里。
「……退货无效?」
「早就超过七天鉴赏期了,退什么货啊你?」
叶修很轻很缓的笑了笑,「好吧……」
「反正用的挺顺手……哥就勉强留你一辈子吧。」

                                                                                     -fin-

人生第一篇正式的伞修文!!献给@诳言堂楼礼太太!手机艾特不了人……但还是说一下!
虽然文笔普通又篇幅短小但一点小小心意不成礼数还请收下!太太请继续生产好吃的伞修!!
ps.最后一句是姬友的灵感……因为我想不出来……感谢她!

评论(10)
热度(111)

© 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