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喻葉】Nighty night

*養父子paro
*大葉小喻
*兩個人都ooc的很嚴重
一邊吃白蘿蔔花椰菜肉片湯,一邊靈感就來了。

葉修開門進來,走廊上暖黃的光被推入門口一小角。他坐到喻文州的床邊,昏暗的小夜燈擰亮了兩個人的臉龐。
「說吧。這又是怎麼了?隨隨便便和別人打架可不是你的風格。」葉修不想拿出監護人的那一套嘴臉來隨意的責備喻文州,比起養父子他們更像是一對年齡相差多歲的朋友,但有些事情不是打哈哈就可以混過去的。
「……他們說了一些有關於你的話,我覺得聽起來都不太像是好話。」喻文州安靜的說。
「所以你就出手打人了是嗎?」
兩個人陷入了一陣短暫的沈默。
「……你不喜歡我這麼做對嗎?」喻文州低聲問,「但我不覺得我是錯的。」
葉修瞅著他好一會,才微微嘆氣,「……你都受傷了,我又怎麼會高興。------不過,你願意為了你心中的正義而行動,這樣很好。但是有些事情還是要三思而後行,別頭腦一熱就做下什麼不可挽回的事。」
「唔,」喻文州應道,看向他的眼神溫暖和緩,「我知道了。」
說教模式一結束,葉修就又重新回到了輕微的老媽子狀態,「你……還痛嗎?」
「還好,」喻文州輕輕的搖搖頭,「就是頭有些痛。」
葉修一聽就緊張起來,「沒事吧?難道打到頭的哪裡了?」
「沒事,」喻文州一瞬間語速極快,「你親我一下就不痛了。」
葉修頓了一下,用一種無奈的眼神看著他。
「親一下嘛,葉修,就一下。」喻文州撒著嬌------天知道他從什麼時候就不再撒嬌了------大概是和葉修開始生活的第二年後?
他們也住在一起7年了。他都已經13歲了。
葉修幾乎是立刻心就軟了下來。他向來對喻文州偶爾的服軟沒輒。
「……好吧,就一下哈。」
他俯下身,指尖撥開柔軟的瀏海,印下一個乾燥的吻。
喻文州輕輕的眨了眨眼睛。
「好好抹藥把傷養好啊,要是被人知道我兒子居然是打架打輸所以破了相,那哥得多沒面子。」葉修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睨著他。
喻文州笑了起來,「晚安,葉修。」
葉修退回門口。
他的雙眼在一片黑暗中顯得特別亮。
「 晚安,文州。」
喀噠。門把緩緩轉回原位。

评论(2)
热度(32)

© 阿瓦隆@側臥躺糧.jp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