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lon1001

【韓葉♀】Shall we dance?

*老葉性轉,不喜者趕緊關掉不用客氣
*梗的發想來自泰勒絲的Love story,韓葉兩人的裝扮就是mv裡面的那樣w(老葉穿的是白色的那一套
*筆力不夠,但我盡力了嗚嗚
*有很多不符實的地方,請別計較吧……我就是想蘇蘇他們兩個((

「在這裡躲著呢,老韓?」帶著笑意的女聲在布幔間響起。
韓文清在陽臺前轉過身,「……葉修。」
葉修提著裙子慢慢的從落地窗後的布帘中走出,穿著精緻跟鞋的腳尖無聲的踏上陽臺的大理石地面。
這個女人,就算身上穿著的是綴有精美蕾絲和白紗的舞裙,腳下踩的是滿布華麗刺繡的舞鞋,一舉一動仍舊如此警戒,對外人充滿不著痕跡的防備。
他看的出來,葉修的全身都維持在一種穩定的緊繃,像是隨時都準備好應付突發狀況似的。
「不去和那些可愛的小姐們跳支舞?還是說……她們都被你的臉色嚇的不敢靠近?」葉修嘖嘖了幾聲,又向他走近幾步,「你這樣可不好,老韓。」
「妳有資格說我?妳只跳了一次,還是跟蘇沐秋。」
葉修走到陽臺邊撐起了手肘。
「我跟你們不一樣……這可不是我熟悉的場合。當然我知道這也不是你的場合。」她露出了輕巧的微笑,覷了他一眼。
聽到這話,韓文清卻也沒法反駁。
所有人都知道的……在用「葉修」這個名字走出幕後之前,她有多麼深居簡出。
「……以後多參加不就行了。」末了,他只是這麼說。
「太麻煩了。」她笑著回答。

他們安靜的享受了一會晚風。
「……老韓,我說,要不你來邀我跳舞?」
「什麼?」
「來邀我跳舞------治愈一下你那不受女孩們歡迎、大受打擊的心。」
「並沒有受到打擊。------難道妳就很受歡迎?」儘管知道這只是葉修一貫說話的調調,韓文清仍舊忍不住反駁道。
葉修沒理會他。
「邀舞的人繞場三圈。你來是不來?」
韓文清無聲的對自己嘆了口氣。
「……來。」

他們退到兩邊。
隱約的樂聲從雕花窗中傳來。
躬下身子,他們向自己的舞伴行禮。
往前跨步,兩人緩緩靠近。
順著時針方向轉了半圈,他們舉起左手掌虛攏在一塊、右手向外打開,爾後兩隻左手隨著接近的身體在彼此的胸前靠緊。
他們現在像是被收束在一個看不見的小圈裡,腳步不能有一絲一毫的超出範圍。韓文清甚至能聞到葉修身上被隱約灑上的淡香水。那味道想必是蘇沐橙挑的,梔子花的香味和葉修今天的裝扮相得益彰。
慢慢踏著步子,他們按照反方向也重新了一次動作。
隨著音樂的節奏稍微加快,兩人分開了一瞬又聚在一塊,葉修順從的跟著韓文清的帶領下轉著圈進到他懷裡。
接下來的音樂是華爾滋。
韓文清的手臂繞過葉修的肩胛,有禮的捧住她的肩後。葉修也將手搭上韓文清的上臂。
他們的手穩穩的交扣。
數著拍子,兩人在露臺上旋轉起來。

一二三、一二三……
葉修輕輕的將右邊臉頰貼到韓文清的肩上,感覺對方僵硬了一瞬,她偷笑一聲。
兩人的心口疊在一塊。
男人默默的放鬆身體,手環的更緊了些。
他們用著一種依偎的姿勢跳著舞。
和對方跳舞無疑是件享受的事情。他們有著驚人的------在長期敵對中培養出的------奇特的默契,所有的動作都被安放在對的位置。然後,由於兩人的身體素質又是那麼的好,也不會有跟不上節拍的情況發生。
和緩的心跳漸漸融為一聲,不分彼此。
韓文清的顎側抵在葉修的髮邊,兩人靠的是那樣近。模糊的景色逐漸遠去。
一種古怪的安寧漫延開來。
「感覺真怪。」葉修喃喃自語,「我們平常應該都是在想怎麼弄死對方的。」
懷裡懷錶的指針仿佛都慢了下來。
「……妳穿裙子挺好看的。」韓文清說。
「謝謝。」葉修難得老實道了謝。
一曲罷,他們分開來。
氣氛一時微微的凝滯。

女人低下頭,輕柔的撫平裙邊的皺褶,而又故作矜持的整理了下絲毫不見亂的頭髮。男人有禮的挪開眼神。
她優雅的抬起頭。

葉修的眼神一變。連周身的氣場都凌厲了起來。
她緩緩撩起裙襬,露出了皙白的腳面,穿著高跟鞋的雙腳跺了幾個碎步。
韓文清一愣。
------那充滿戰意的眼神,他太熟悉了。
隨著接下來葉修的幾個動作,韓文清也明白了她的意圖。
她在用鬥牛舞的方式向他邀舞。
鬥牛舞是一種兩步舞,男舞者象徵鬥牛士,女舞者則象徵鬥牛士用以激怒公牛的紅色斗篷,因此女舞者有相當大的跳躍、旋轉動作,男女動作都相當舒展、激烈,雄壯威武的舞蹈風格和剛勁十足的音樂配合非常一致。*
很顯然,葉修並不只想做為披風被人甩。
就算穿著和舞種完全不搭的米白紗裙,葉修仍倨傲的像是君臨臣民的帝王。
從她身上,韓文清隱約能窺見一些昔年鬥神的影子。
若說現在的她是狡詐的紅狐,那麼曾經的她便是銳意的母獅。
不錯。韓文清在心裡冷笑了一聲。
她強,就要比她更強!
察覺到對方態度的轉變,葉修露出了稀微的笑意。她仰起脖頸,用一種強硬的姿態邁步迎上。

他們的腳步又重又快,爭鋒相對又寸步不讓。
葉修在這場交鋒中和韓文清勢均力敵,毫不落入下風。
流暢的肢體和服飾的線條舞動著。米白的裙角下時不時閃過奶白色小腿的蹤跡。

他們、理當如此。
先前的溫馨安寧簡直像場夢,亦或說是笑話也不為過。

就連狀似親密的肢體交纏都隱含著較勁的意味。葉修在韓文清的懷裡妖嬈的扭動身軀。

直到最後的收尾動作,兩人緊靠在一塊,呼吸間帶著還止不住的喘息。
前額相抵,他們誰也沒有說一句話。

然後,韓文清輕輕的垂下頭,在葉修的嘴唇上碰了一下。
葉修並沒有推開他。

fin

*資料引用自維基百科

评论(5)
热度(30)

© avalon100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