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All缺深夜60分】

*原本是給群裡爸爸們連塞牙都不夠的小零食(。
*我是個只會寫對話體的廢人了……
*ooc已經沒救了

【3/14All缺深夜60分】幼稚
「小缺,你也忒幼稚了些。」
「去你的,你才幼稚,你全家都幼稚。」
「嗨,怎麼跟你白哥哥說話的?」
「老子就這樣說話。」
「了不得、了不得,聽小缺你的意思,是已經見過我家長輩了。」
「什…!!!說什麼鬼話!」
「那你怎麼知道我全家都幼稚啊?」
「……」
「…就、就你這樣和我拌嘴就知道你很幼稚,可見你家裡也沒好到哪裡去!」
「好好好,我幼稚、我幼稚。來給爸爸親個嘴不生氣啊,乖。」
「……哼。」

*這個缺可能是喝了假酒……不我是說這是個年齡操作(超隨便

【3/18All缺深夜60分】萬籟俱寂的夜晚
「秦二……」
「怎麼?」
「還得等多久?這都要2點了。」
「再等等,現在陽氣還不夠重。」
「(哈欠)」
「我們從早上一直忙到剛才,根本沒時間休息……」
「江礫……」
「我不管,你得想辦法。」
「不然……我唱歌給你聽?」
「你要唱什麼……算了,唱了怪磣人的……」
「那你靠過來,我給你捏捏。」
「哦。」
江礫後來還是睡著了,醒過來的時候秦一恆已經買好早餐在旁邊了。

【3/19All缺凌晨60分】深夜食堂
「怎麼是你?!」
「你能來,我就不能來?」
「……」
「…你…怎麼會來這邊?」
「我有事。」
「喔……。」
「江礫。」
「……幹嘛?」
「你吃不吃。」
「……吃。」

「行了,我飽了。」
「再等我一會。」

「你待會……住哪?」
「我搭最後一班車回去。」
「……喂,你……要不來我家住一晚吧。」
「哦…?」
「怎、怎樣!」
「帶路吧。」
「……走吧。」

晚餐我沒吃多少,後來餓的實在受不了,翻了翻家裡也沒翻出包泡麵來,所以我決定去外面吃點宵夜。
從我家往外走一個街口再轉進巷子,有家本幫私房菜館。
老闆看著也有50好幾了,手藝沒得說。他這店也是少見,很少有私房菜館是深夜才開始營業的,我會知道也是誤打誤撞。
店裡沒菜單,全看當天老闆進了什麼貨。
進了店裡坐下,老闆從廚房出入口打起簾子招呼了我一聲,報了幾個菜名。
我點了油爆海螺和烤大蝦,然後去拿了幾瓶冰啤。
等上菜的時候我刷了刷微博,發現沒什麼引的起我注意的東西,又去看了別的。
因為我坐在面牆的個人座上,牆壁上貼的是大塊的黑色磁磚,要從磁磚的反射中看到四周的環境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且我坐的這裡比較昏暗,而門口離垂著的燈光近多了,要看清楚來人簡直不要太簡單。
我悠哉的刷著手機,就從牆上瞥到了有人走進門來。
待看清楚來人的臉,我一個激靈,差點把啤酒罐扔出去。怎麼會是萬錦榮!
我現在既戒備,又緊張,只能強裝鎮定的拿著手機裝模作樣的在那裡滑來滑去,一邊暗自希望他別注意到我,雖然我一個字都沒看進去。
他坐在我的背後,從我的方向看不清楚他的動作。
老闆端出了我的菜,又去招呼他。
我在盤子裡挑著螺肉吃,完全食不知味。

我覺得我已經用很快的速度在吃了,但當萬錦榮起身踱到我身後的時候,我整個人都緊繃到最高點。
江礫,我聽到他喊我。
我僵著身體慢慢的轉過身去。他怎麼會認出我來我已經不想去猜了,反正他們這種人總有些奇奇怪怪的手段。
萬錦榮只是看了看錶,沒什麼語氣的說,要在我家借住一晚。
我差點以為是我剛才啤酒喝的太多,現在醉的連他講什麼都聽不懂了。而且他那根本不是詢問的語氣,單純是通知我而已。
見我詫異的盯著他,萬錦榮只是露出了個有點奇妙的微笑,說,我沒興趣對你做什麼,放心吧。
誰管你這個?!我腹誹。
其實可以的話,我當然是很不想帶他回去的。但是話都已經講到了這種份上,萬錦榮是肯定會跟著我的。所以我也沒再說什麼,只是付了錢便領著萬錦榮往回走。
路程不長,大概十分鐘就到了。我被夜晚的涼風一吹,剛才酒精上頭的有點發熱的腦袋慢慢冷卻下來。覷了覷走在旁邊的萬錦榮,我沒什麼心思搭話。想來他也是一樣。
回到家裡,我指了客房給他,讓他先用了浴室。坐在床上,我本來想傳個訊息給秦一恆,告訴他萬錦榮居然睡到我家裡來了,但想一想這又不是很重要,所以就只是簡單的說了我出去吃宵夜然後碰到他的事。
等萬錦榮用完浴室,我簡單洗漱一下也回房躺下了。

隔天我起來一看,客房早就沒人了,連被子都疊的好好的,看上去一如我出去時,萬錦榮沒在我這睡一覺的樣子。

评论(3)
热度(12)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