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伯爵咕噠♂】Diamant jaune

*沒有後續,沒有,沒有(。
*寫完自己看一看覺得有點恥……
*所有的法文都是google翻譯的,不知道google小姐有沒有騙我((

那頭白虎向他走來。
牠有著一雙像是黃鑽的眼睛,熠熠生輝。
他坐在原地,看著牠。
這隻既不充滿野性,卻也難馴的大貓湊近他的臉,用濕漉漉的鼻子拱了拱他的臉頰。
他摟住牠的脖頸,將表情藏進毛皮裡。大貓在他身前坐下,他可以感覺到那有力的尾巴輕輕拍在他的後腰。
不符常理的、應當布滿倒刺的柔軟舌頭在他的後頸上舔過。
他從夢中醒來。
……
「…有什麼問題嗎,年輕的先生?」愛德蒙跨在他身上,慢條斯理的脫去手上的黑色皮革手套。
「……不,沒有。」藤丸立香按了按眉心,「只是想起了今天做的一個夢,我卻不記得內容……我記得還是個挺有趣的夢。」
「不記得內容,卻知道它有趣……」男人哼笑一聲。
「很多都是這樣子吧。」藤丸有些不服氣。
「無所謂。那和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毫無關聯。」愛德蒙將手套扔到一旁,取下領巾。鬆開馬甲後開始一顆一顆的解扣子。
藤丸立香將左手臂橫過額頭,眼神飄忽的觀賞著這一場觀眾只單單一人的脫衣秀。
愛德蒙很有耐心,也足夠沉穩。
不過------藤丸心想,這個外表和心靈都是紳士的男人毫不著急,大概是因為自己已經被剝光一半的緣故------
獵物已經無法抵抗,接下來是屬於掠食者的、提升自我用餐興致的表演。
或許還可以說是自己賺到了。除了眼前這個人,和自己,世界上還有誰看過他的身體?
男人的嘴角保持著若有似無的微笑,他脫下馬甲和襯衫。
藤丸的視線劃過他的喉結、性感的鎖骨……慢慢慢慢的看過他平時都被包裹在多層服飾內的結實胸膛,移到了漂亮的小腹,並堪堪停住。
「耐心,mon garçon
*。」愛德蒙調笑般的嗓音讓他想到深綠的天鵝絨,又像是愛德蒙喜歡的純黑咖啡。
「……並沒有很著急。」他冷靜的反駁。
「你待會就會了,我很確信。」他微矮下身,輕捏了捏藤丸的下巴,隨後變換手掌的角度,將大拇指壓在他的唇上。
藤丸張開上唇,淺淺的含住了愛德蒙的指尖。
「非常好。」男人輕聲道。施加力道壓住他的舌頭。沒多久男人便收手,雙肘撐在少年的兩旁。
他在傳達一個訊號------邀請這個他唯一看的上眼的,也令他滿意的男孩,來探索、愛撫------膜拜------他的身軀。
藤丸立香接受他的邀請。
藤丸舉起左手,用著微弱的力道從唇緣開始,一路向下拂過男人的身體。
健壯的、飽含力量的、富有男人氣息及魅力的身體。
就好像------
------像什麼呢?
他抬眼,和那雙黃鑽般的眼睛對上。
隱約之間,他錯覺有什麼正用不重的力道拍打著他的後腰。
「……是嗎。呼嗯,你就是牠啊------我早該知道的。」藤丸笑出聲來,雙手摟過他的脖子------一如他在夢裡對著那頭美麗的大貓做的一樣。
「牠?」愛德蒙咬了咬他的耳尖。
「是一頭白虎。非常漂亮的白老虎。」少年說。
男人馬上反應了過來。「是你夢到的那個,是嗎?」
「這樣……或許那真的是我也沒錯。」他也笑了起來。
「…是吧?你也這麼覺得?」藤丸的聲音漸漸低了下去,最後的話語聲消失在他們相觸的雙唇間。

-fin-

*標題是意思是「黃鑽」
*mon garçon:我的男孩

评论(2)
热度(95)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