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地理就是文科中的理科啊!這不都有個理字嘛!」
「難怪我地理這麼爛。」

K/尊禮 家教/all27 DGM/神亞神 東喰/all金木 EVA/薰嗣 戰BA/東西 刀劍/三日月右 全職/all葉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王葉】Counting stars

*一發完結
*魔法師paro,年齡操作有,小葉大王
*Warning!內含光源氏養成,不適者勿入。OOC,OOC,OOC。
*正太老葉和溺愛的老王好美味啦(^qqqq^)
*魔法師什麼的,既是N.也是V.喔老王……(被滅絕星辰掃死((姬友表示她要報警了##

『Notte,Corona,Spada,Stella.Diamante,Smeraldo,Agata,Gloria.』
『Morte è fico.』

星子像是打翻了的淺黃糖粒,蔫蔫的亮著鵝黃的光芒。
「……看著還挺好吃的,大眼。」
「你又在想些什麼了?」
「星星。」葉修往夜空一指,「不覺得很像糖果嗎?」
「還好。」王杰希這才抬起頭,對著待在陽臺上的葉修,「------進來吧,外面風大。」
「嗯……不要。」葉修跪著陽臺邊的石台,趴在欄杆上。
入秋了的晚風已經開始夾雜了涼氣,輕緩的撫過皮膚。
然後厚重的布料就這麼裹上葉修的肩膀。
王杰希披著披風站在他身後,左手環過他的腰。
葉修撇了撇嘴,往後靠縮在王杰希胸前。頭頂上傳來一聲淺淺的嘆息。
王杰希把葉修摟緊了些,抬手往空中揮了一下。
做完這個看似毫無意義的動作,他將握緊的拳頭放到葉修面前,緩緩打開。
一塊散發著柔和螢光的嫩黃色石頭穩穩的躺在他的掌心。
「Stella.」王杰希靜靜的說,從古語演變而來的語調划著空氣停在他的舌尖。
「……魔法師呢,大眼?」葉修顯得有點吃驚,緊緊的攀住王杰希的手臂。就算已經和久負盛名的大魔法師生活了一段時間,這個擁有一雙大小眼的男人仍時不時製造出驚喜。「還有什麼是你做不了的?」
「一直都是。」在實際意義上真的把星星摘下來的魔法師回答,「而且,魔法做不到的東西多了去。」
「像是生孩子?」他的男孩興致勃勃的問。
魔法師沉吟了一會。「……不,理論上生孩子是可行的。但是,像是愛情……大概沒辦法。」
「不是有愛情魔藥嗎?」他的男孩在他懷裡直起身子。
「那怎麼會一樣呢。」他憐愛的撫摸他的臉頰。
葉修又盯著那顆星星好一會。
「……把它弄回去吧。」
「不打算留著?」
「沒看出你那麼缺德啊大眼。」
「我還以為你會想要。」
「說說你也信?」話雖如此,葉修看起來挺開心的。
王杰希本就無可無不可,聽到他這麼說也就打消了念頭。
「所以,你打算怎麼辦?」葉修比劃了一下。
「就這樣丟回去。」
「就這樣丟回去?」葉修詫異的提高語調,「你認真的?」
「沒錯。」話音方落,王杰希捏著星星的手臂猛的朝外一甩。
葉修圓著眼睛看著那顆星星消失在王杰希的指尖。
過了沒多久,只見一點亮光緩緩的從靠近地平線的位置升起。
葉修:「大眼,你也是絕了……」
王杰希:「進去吧,外面風大。」
聞言,葉修老實的「哦」了一聲,抬著手讓王杰希抱了起來。摟住他的脖子,葉修歪著王杰希的肩膀,看向外頭涼風徐徐的夜空。「大眼。」
「怎麼?」
「我睏了。」
「那就睡吧。」
「哦。」

當王杰希把已經有些迷糊的葉修放到床上,葉修手裡還抓著他的衣襟。
「乖,鬆手。」王杰希放軟了聲調,「不是睏了?」
犯睏之後不可理喻指數直線上升的葉修掙扎著睜開眼,不滿的哼哼,「……一起。」
好好好。碰上葉修後就毫無原則的王杰希瞬間決定。
每天照慣例的夜觀星象什麼的都見鬼去吧。
他解下斗篷、除下外袍,隨手拋在地上。反正不會髒。
王杰希爬上床,葉修自動自發的往他胸前靠。
「睡吧,睡吧,」魔法師喃喃,向前親了親葉修的眼皮,「現在是希普諾斯*的時間了。」
男孩闔上眼睛。

*1:希普諾斯(Hypnos),即希臘神話中的睡神。
說的一口好義大利語的老王蘇蘇蘇蘇(其實也不過是私心
努力的不要讓老王往犯罪的道路上走去……老葉要抱緊處理啦啊啊啊啊啊
姬友表示老葉感覺完全不像小孩……我哀傷(。

评论(2)
热度(14)

©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 Powered by LOFTER